P1090495.JPG  
事件發生後,社會一陣譁然。

王子更公開對此事發表嚴厲抨擊並譴責暴力,表示國境之內從未發生過如此的事情,

該名罪犯絕不容寬待!並且公開這名犯者的畫像,全國通緝這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

也因此,許多王子的朋友,這才曉得他的身份,原來竟是伊利特王之子!

他是「龍之子」

 

也不知怎麼的,社會上竟開始流傳出另一種聲音,說這起暴力事件其實是要刺殺王子,

用以報復伊利特人一手掌握全國境的資源。

並且似乎有人不斷地在煽動新帕普人與伊利特人之間原有的和諧。

 

爾後,國境之內紛爭四起。暴力的事件也從零星的數起,擴大至全國各處都在發生。

許多伊利特人都相信,這一切都是平民在反動,是有預謀的政治活動!於是紛紛向伊利特王施壓,

要求王要對此採取強硬的作為,否則將聯合抵制其坐擁王位的一切權力。

對此,伊利特王在表面只好順應,但心底卻因權力遭受制約大為不悅,因此伊利特王打算藉此機會,

以鎮壓暴力為名,順勢清除影響其權力的眼中釘。

 

由於伊利特人多數都相信這些混亂都是來自於新帕普人們的策劃,因此對其開始有了仇視的態度,

為此也出現了各種剝削與壓榨。許多新帕普人則因此更展開廣泛的抗爭抵制,甚至是罷工。

 

整個社會開始出現嚴重的分化,並且還不是簡單的兩族分化,因為新帕普人當中,

又有與伊利特人較為親密或較為疏遠的家族。面對抗爭,甚至也有新帕普人開始指責其他新帕普人,

一切都歸咎於各種的抗爭造成社會的紛亂與混沌,破壞他們原有的安定與和諧,

並且譴責這些以為抗爭就能達到目的的新帕普人們,根本是民粹主義作祟,是如同綁架一般的行為!

 

面對各處的抗爭,伊利特王採取直接鎮壓的方式,並將發起的首謀,

一個一個關入冰冷的地底大牢當中。

 

再以威脅利誘,使被關的抗議份子做出偽證,甚至直接捏造偵訊內容,

將抗爭源頭的矛,指向當初對他施壓,威脅到權力核心的伊利特氏族長老,

並將其判以策動謀反的重罪,關入國境大牢的最底層。

 

為此王子向父親表示極度的不認同,父子二人吵的不可開交。於是王子向父親要求,

派給他人馬,由他親至國境調停,弭平爭擾,讓國境恢復和諧。伊利特王允諾。

 

不過,當消息傳出後,一切卻又全然變調。境內耳傳的消息與事實大相逕庭,

有為數不少的聲音都在說王子要親征鎮壓,消弭當初刺殺他的勢力。

等到王子率眾而至時,在地方就遭到嚴重地阻擾。

 

「我是要來向你們說明的啊!沒有鎮壓!一切都是謠言~」

王子在一片噓聲中憤慨的喊著,卻不被群眾所接受。

 

「偽善者!少那邊假仁假義!」其中一人喊道。

 

「對!偽善者!」眾人附和。

 

「你是龍之子,更是伊利特王之子!少在那邊貓哭耗子假慈悲!」

 

「聽說伊利特王還藉機剷除異己,你們父子肯定是一樣,都是權謀者!」相彷的聲音此起彼落。

 

「對!權謀者!」眾人又附和。

 

於是,王子對如此情勢也束手無策,只好下令撤退。

就當人馬掉頭之時,卻聽聞一陣哀嚎大喊「怎麼推人啊!」一名穿著斗篷的老人跌臥在地。

遂即引發一陣騷動「軍官打人啊!」,頓時,情況一陣混亂。

在推擠之下護衛紛紛開始抵抗,卻使群情激動的人們更為蜂擁,場面一發不可收拾。

 

終於,衝突爆發。

 

此時,王子見到方纔那名穿著斗篷的老人已要遠離人群,悠悠然而去。

 

刀鋒

 

好不容易,王子所率領的人馬,順利地離開衝突地點,身心俱疲的一行人來到旅店渡過了一夜。

翌日清晨,眾人早早離開,欲返回王畿。途中卻遭一群身穿白衣,戴著鬼面的部隊襲擊!

 

當天,噩耗便傳出,當然,王子死亡的消息也傳至伊利特王。王因此慎怒,舉國進行肅查。

國境之內,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一片混沌,民怨四起。

 

兩個月後,一個深夜裡,伊利特王在書房聽見了窗外的騷動,遂即侍衛前來通報刺客來襲,

但伊利特王絲毫沒有驚恐或欲躲避,緩步走往大廳。

 

這時一群白衣鬼面武者已闖入大廳之中,伊利特王示意護衛退下,

王走向其說道「汝等無知之輩,暴亂之民,可知逕自闖入王的領域該當何罪?

雖然汝等各個戴著鬼面具,但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你們身上,那屬於平民的氣息,

以及汝等身上所流動著的帕普人血液。無知的人們呀!汝等應感到羞恥,

因為你們僭越我賦予汝等的自由。汝等不配!因為汝等違背道德之正統!」

 

說也詭異,鬼面武者們在聽完伊利特王這一番話後,

竟然對自身當下的行為感到驚訝,簡直無法相信自己會做出如此離經叛道之事,

紛紛放下武器,跪地痛哭。

 

「阿哈哈哈哈哈」伊利特王見狀大聲長笑。

 

乍然!

 

王者狂似的笑聲戛然而止...,

 

這時伊利特王的眼前,是一張咧嘴獠牙的白色鬼面,

 

一柄長刃則刺穿他的胸膛,

 

華麗的王袍裡漸漸滲出了血色。

 

伊利特王簡直不可置信「這絕無可能!沒有帕普人能對我所施的言靈魔法免疫,

沒有一個人。就算是所謂的新帕普人也是一樣!這不可能~

而且我十分確定汝等當中沒有純種的伊利特人!」

 

於是伊利特王頓時腦中閃過諸多念頭,突然他想起了當年預言者所說的預言。

心想「是的,唯有流著的是我王族血統,才能對我十二言靈術法全都免疫,但我兒已死...」

一邊想著,不禁,顫抖的聲音脫口而出「這絕無可能啊~!」。

 

「哈哈哈哈哈~疑惑吧?納悶吧?不可置信吧!

你一定怎麼也料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吧?

你必定認為自己的王權絲毫不會被撼動吧?

更甚,你也認定自己所設想的一切都萬無一失吧?

因為你是伊利特族的王,不會有錯誤是吧!?」鬼面之下的聲音興奮地在顫抖。

 

他接著又說「還記得二十年前,在薔薇之閣你做了什麼好事嗎?還有你的言靈邪法!

我那可憐的母親,她當時還如此年輕,你這個畜生竟如此惡殘!」

 

「你!」伊利特王臉上佈滿了驚恐。

 

「沒錯!我,是你的兒子!」

 

「不!!!~~~~~」

 

鬼面武者抽出已刺入伊利特王身上的長刃,再次刺向他,補上致命的一擊。

伊利特王就這樣,倒在大廳裡那以玉石所砌的金飾華麗圖騰之中,

就這此時其他的鬼面武者恢復了本來的意識,但大廳之外卻湧入了大量的伊利特禁衛軍,

而領軍的正是當年的預言者。

 

「哈哈哈,不枉費我辛苦地培育你二十年。」預言者笑著說道。

 

「父大人」手刃伊利特王的鬼武者,恭敬地稱呼著那預言者。

 

「哈哈哈,很好很好,你終於完成你畢生的任務了。不過,我還有一項最後的任務要交代給你完成。」

 

「謹遵父大人指示。」

 

「很好,那就是...

 

去和你的親生父親在黃泉下團圓吧!」預言者語畢,全數的鬼面武者都被伊利特禁衛軍當場格殺。

 

爾後,預言家對外宣稱,暴君已被策反者誅殺,

雖然是為民除害可惜仍是違反國境之法,因此策反者仍須被關入國境大牢之中。

...

數年後,高山雲海的帕普人之間,流傳著一個救世主殺伊利特王的傳說。

而當年的伊利特王之女卻徹底失蹤。

-END-

--------------------------------------------------------------------------------------------------------------------------------------------

 

P1090503.JPG

「龍之子」的伏特加馬丁尼 — 伊利特

 

酒譜:

蘇托力「伊利特」伏特加 Stolichnaya Elit 4份

不甜香艾酒 Dry Vermouth 1份

柑橘苦精 Orange Bitters 1滴

 

 

以攪辦法調製,濾冰。於高處噴附檸檬皮油後,以細檸檬皮捲裝飾。

P1090498.JPGP1090501.JPG

 

跟我一起來, 蝴蝶和蜜蜂都high, 

我們在森林裡悠哉, 整天自由自在。 

跟我一起來, 看看美麗的花開~

normal_49efe6e58e959.jpg

218553_507020512644164_1639140870_o

有興趣得知本局第一手消息,請看下方跑馬燈:

米絲阿樂局粉絲頁:可看到本局剛出爐的文章、雞尾酒資訊與相關新聞

醉漢軍團:可看到本局最新商品、調酒知識與經驗交流,想加入的話請洽富陽街羅志祥優~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癮型人的調酒世界

癮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