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30797.JPG

白天吃了整天的兩人,當他們二訪夜之銀座又會發生什麼事呢?讓我們看下去

 

SEIKEN3 0097.png

睡醒後便開始討論晚餐怎麼吃,但白天吃得好累...有一種美食地獄的感覺.....,

常言道,樂極生悲大概就是這樣...(趴),因此我已萌生隨便吃吃就好的念頭...。

然而,根據龍哥事前的偵查,他說附近有一家,在日劇《孤獨美食家,第二季第二集》中

登場der天婦羅蓋飯很厲害!

8f3eb499.jpg

於是我們就還是前往一探。當晚天氣很好沒下雨,路上似乎都是剛下班的人。

那家天婦羅蓋飯名叫「中山」,剛好距離我們住的地方不遠,就算慢慢走五分鐘以內也可以到。

途中會經過日本橋小學校,你看看這天真無邪的幼稚班繪畫~我說你們是想要嚇誰啊?是沉默之丘嗎

P1130756.JPG

路上還看到這台美國隊長的坐騎,滿猛der

P1130755.JPG

殊不知到了之後,發現門口放了一個大客滿告示,說要等大概一小時。原來就在我們剛到不久時,

在店門口的那一群人正是醬抱著殘念的心情離開der。

P1130757.JPG  

所以只好決定先前進銀座,爭取在銀座附近找尋迷失的孩子(酒)der時間。

銀座買酒導覽可以參考之前尹行仁寫的這篇呦

P1130764.JPG

咻的一下我們又到銀座惹~這個並木通り很長,從銀座5丁目一直通到8丁目,

一路上當然是各大名店,這兒可是銀座,而且這條路還有官方網站呢!

不曉得等一下會不會在這裡遇到並木優?(大誤)

P1130775.JPG

我們則是在5丁目跟6丁目附近棋盤式搜索,可是找來找去只有看到逛到三間。

第一家是銀座信濃屋,這家生意非常好,很多人來捕獲,店裡前後都有門可以出入。

店裡的孩子們分作三大區塊,紅白酒威士忌與調酒類商品,種類的多寡也如同剛敘述的順序,

不過調酒類已經算滿多,備有的品項新奇度也算挺不錯,在這還看遇到喬治克隆尼龍舌蘭!

q_80_http_images.contentful.com_ogz4nxetbde6_2fL4fS3IPmgAmYQq8IG2CW_acbaed9256665daf0e58d04b4ea45666_02_Nightlife_Celeb-Spirits_George-Clooney-Casamigos.jpg
q_80,w_720_http_images.contentful.com_ogz4nxetbde6_4p44UojzckCqcO8CQswUUI_db30836f6e57ba63e32b48905c8b0efe_mainimage_Nightlife_Celeb-Spirits_Clooney.jpg  

由前門 (比較大的門)出來後,(背向門口)往左手邊直直走,不久可以在左側看到另一家忘記名子的店,

店內種類也頗齊全,與剛剛的銀座信濃屋,兩間都滿值得一逛。是說這新坦十真的很醜啊...

從生命的燈塔變成人生的絲瓜,實在有點慘阿有點慘......(京劇甩頭)。

11063285_754342891351615_78935322_n.jpg

最後逛到的一家則是尹行仁遊記(不是腰子)也提過的YaMaYa,但是這家我個人不推,

因為品項新奇度實在有點低來著。

 

找著找著有點兒意興闌珊,找了三家後有點開始瞎繞,肚子也開始餓惹,

雖然路上看到很多很強的和服正妹,但是正所謂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這句是這樣用的嗎?),

等等還要辦正經事可能不能蹉跎光陰,於是我們一邊往Mori Bar移動,一邊看看晚餐吃啥子好

沒想到居然在路上遇到野生的羅蘋!

P1130759.JPG

這家從1928年(昭和3年)開業的酒吧~至今已經八十七年!

看過《王牌酒保》der人客們應該是對它非常有印象才是。

P1130763.JPGP1130761.JPG

不過有一點十分令我不解,在銀座我們看到有不少的您們中國人旅行團,而且整團人數還不少,

但是卻好像礦被採完只能發楞的工兵,站在街上無所事事,而且兩手空空也不像剛血拚完,

難道是被導遊丟包嗎?而在就我們甩過他們幾個馬身之後,赫然發現也是來自中國der霸氣天九翅

P1130780.JPGP1130778.JPG

這玩意兒相當驚人,跟人一樣高,據說是鯨鯊的魚翅來著~這可能得要用傳說中的廚具來料理才行吶

P1130779.JPG

然後走著走忽然感受到媽媽的羊水,台灣!是妳!?

好在我們立馬屏氣凝神,導氣歸元,馬上看破這只是妖術在拭去兩行清淚之後繼續前進。

P1130777.JPG

再走著走,總算發現目的地Mori Bar

在一棟叫作藝術大師銀座大樓(アートマスターズ銀座ビル)的十樓。

P1130766.JPG

隔壁有一家Kingsman。

P1130767.JPG

外面有這個公車站牌。

P1130770.JPG

從銀座站方向直接過來的話(B6或B9出口)其實只比Tender來得略遠一些。

銀座站地圖2.JPG

確認地點後我們便就近找了吃的,不遠處有這家長崎Champon好像是主打蔬菜很多的的樣子,

想說補充點蔬菜也不錯,而且價格又便宜就進去吃了沒想到後來超級後悔的啦幹

P1130785.JPGP1130786.JPG

入座後,菜單上發現人中之龍!當初我為什麼當初不點這個呢...千金真的難買早知道。

莫名其妙鬼迷心竅地去點了一個野菜脆麵,而當我用著潮破的日文點菜的時候,

服務生以一種不以為意的神態,直接用中文回應。後來判定應該是在日本打工的中國學生,

她不像今半女殺手那樣是歪國人說北京腔,這位小姐完全感覺是以中文為母語der。

P1130781.JPG

再說說我那ㄍ麵,原本以為淋上芡汁的脆麵會變得較軟,結果它整坨就被拱在上面,

呈現出獅子王辛巴剛出生,被狒狒捧高高的概念。ininder脆麵和勾芡勾很厚der蔬菜一起入口,

完全就令人覺得我到底ㄘ了小小小?而且蔬菜芡汁潮清淡,要不是我們有另外點煎餃,

我都想皈依佛門惹。更悽慘der是右上角醬油碟旁的那個外星腦綠色醬糊,酸中帶辛可是還是不鹹,

喇在麵裡好像尼姑去踩到毛毛蟲大便,味道超古怪~根本是潮男在吃der潮男吃

後來在我鍥而不捨的努力之下,麵終於變成比較合理一點的口感,淋上醬油後也一度變得可以接受。

P1130783.JPG   

可是又不知怎麼了的開始手賤,去把彥龍的蔬菜拉麵所附的大蒜沙拉醬和薑汁沙拉醬拿來加,

!整盤麵變得實在是莫名其妙到了極點...講到這我已虛脫...不想再形容下ㄑ惹...

但是最ㄎㄅder是,我後來google才知道(馬宗捅語氣)這家台灣竟然有啊

在台灣為什麼要花200塊ㄘ這鬼玩意啊啊啊(抱頭)~

雖然彥龍說他的蔬菜拉麵還不難吃(平衡報導語氣),但是我還是要送這家一個超級密卡登,

在台灣叫作長崎強棒麵,人客們可以去ㄘㄘ看,搞不好會愛上它的呦(大心)

孤獨的美食家,我開始想你惹

098f67f641de4371762ac45a3eaa39611fdc38491409213322.jpg  

吐了太多血(對穿腸模式)只好箭步回到Mori Bar補血。 

P1130813.JPG

Mori Bar小小的,一進門差不多就是吧檯了,相較於Tender有一種凜然的氛圍,

這裡的空氣顯得輕鬆很多。L型吧檯是很沉穩的咖啡色,我們坐在長邊差不多中間的位置,

左右都有其他客人,約莫三組,背後則是有兩桌的Table位子。入座後我詢問可否拍照,

吧檯裡給的回覆是完全沒有問題。

P1130788.JPG

Mori Bar的座位費比Tender Bar來的便宜,但是附上的東西卻相當澎湃,除了熱毛巾之外,

竟然有熱湯而且chaser還不是開水,直接就是加了大顆冰塊的茶,連杯子都用潮薄的嗨波杯,

一整個非常的優異。附上的零食也很有意思,除了蝦味先(?)和米菓之外,還有昆布乾呢

P1130789.JPG

吧檯上的桌卡,Talisker Hiball上面加胡椒!感覺好酷啊~哪天得來試一下~(筆記)。

P1130795.JPG

吧檯內有三位調酒師,依照昨天der稱呼方法,我們一樣私下將他們稱作大師兄、二師兄以及三師弟。

但是卻沒看到師父~而有了昨日的經驗,這回不好意思直接問說怎麼沒看到毛利先生。

然而,就在打算先點酒之際,竟然發生了一件超級囧的事情!

 

就在一個恍神的moment,剛剛所說der潮薄嗨波杯竟被我一手A倒,

接下來的畫面就像是在駭客任務,開始變成慢動作撥放...

嗨波杯慢慢慢慢地倒下,在敲到桌面的瞬間,

茶水飛濺出來,杯子從杯口開始炸裂,

並且碎片飛射出來

等我回過神來二師兄已經拿了抹布衝出來,隨即三師弟也出來幫忙,

二師兄要我們先在後方的Table坐下稍等,而這時後,我發現那全東京唯一穿著夾腳拖的我的腳,

被剛剛的碎片噴到,受到飛射性傷害,波波波正在流血。於是二師兄連忙進去拿了醫藥箱出來,

讓我貼上OK繃,法Q啊~超級丟臉derrrrrrr

 

破日文的我辭彙不多,只能很囧地說「耻ずかしい...」,

雖然二師兄的神情只有=!怎麼了?→ 啊!趕快處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但是無論對方心裡有沒有覺得怎樣,這都實在太丟臉啊!幹都還沒喝就打破杯子...............

2w67aj4.jpg

再度入座後連忙向坐我旁邊的客人道歉,旁邊看起來就是一位剛下班的上班族,

一個人來喝酒看起來有點兒悶悶der,我們入座時他正在喝馬丁尼,

不過他卻很關心我腳有沒有怎樣...太囧了...。

 

收拾好囧態後,趕快先點了一杯橫濱(Yokahama,下方圖右)來壓壓驚。

這杯由待人親切,看起來最穩重的二師兄為我調製,奇怪為什麼都是二師兄人最好?

然後應該是驚魂未定忘記用的是哪一隻琴酒(冷凍品)和茴香酒惹,伏特加則是CÎROC(冷凍品)

彥龍龍哥則是點了曼哈頓(下方圖左)。昨天第一杯馬丁尼,今天第一杯曼哈頓,潮威來著

P1130790.JPG

而大師兄之所以是大師兄,是因為只要人客們有點到以攪拌法調製的雞尾酒,

都是第一順位由大師兄操刀,上圖就是正在調製曼哈頓的大師兄,別看他好像有點嚴肅,

其實他垃圾話滿多的,講話還有點GY(←稱讚),可惜日文太破,不然在這兒垃圾話應該很爽。

P1130791.JPG P1130792.JPG

但是我點的橫濱,個人沒有很喜歡,並不是調得不好,而是因為比例的關係。

我自己喜歡的橫濱是香甜可口的感覺,而這杯喝起來的風格卻是比較偏辛辣的,

有點像是之前美國雞尾酒博物館提過的Monkey Gland

 

而大師兄所調製的曼哈頓係以金賓裸麥搭配安緹卡,口味在四平八穩之中卻香氣繚繞,

完全能喝出功力好。我覺得日式手路的曼哈頓一整個是我的菜,水份非常少,很Dry

Dry完會伴著香艾酒的香氣回甘

P1130798.JPG

Mori Bar裡有一整套的《王牌酒保》就放在吧檯上,於是好奇的問了これ漫画好きですか?

二師兄表示喜歡。他不時會來跟我們聊天,相當親切和善,於是我們就英文混著少少日文聊著,

聊著聊我順勢問了說毛利先生怎麼不在?二師兄說毛利先生去上課了,是會員制的Mori Bar

但我日文太爛,浅草(Asakusa)跟赤坂(Akasaka)傻傻分不清楚,總之在這兩個地方之一,

有一個Only Member」的毛利吧這樣。還滿令人訝異der嗲嘶捏

P1130793.JPG P1130794.JPG

接著我點了第二杯,塞都咔側車(Side Car)是也。這杯是由三師弟調der,白蘭地(常溫)有看到

但沒看過,橙皮酒使用君度,並加入少量的橙汁。可是捏這一杯頗雷,而且是我們倆都覺得不OK,

喝起來沒什麼白蘭地香氣,還水水der,連照片看起來也稀稀,但看三師弟也沒摇很久捏。

P1130796.JPG

彥龍的第二杯則是馬丁尼。Mori Bar真的不愧是以馬丁尼聞名日本,

不僅我旁邊的上班族先生有點,和我們一起搭電梯上來的一對男女也都點馬丁尼,

後來的人客也是,差不多平均兩組人客就有一組會點馬丁尼。

而馬丁尼同樣由執牛耳der大師兄調製。看看這夢幻の杯子

P1130797.JPG

相信很多人客都應該看過毛利先生調製馬丁尼的影片,當中的選酒是Boodles搭配Dolin,

不過我們此行看到的,都是用冷凍的Sipsmith搭配一樣是來自Chambéry的Routin香艾酒,

(這瓶後來在八重洲地下街,龍哥有將它和特別版的Sipsmith琴酒V.J.O.P.一起帶回家團圓,

是不是也算毛利吧粉絲套餐來著?)而且攪拌的時間都比網路上的影片來的長相當多。

但是喝起來卻絲毫不會水,除了因為使用冷凍品之外,好冰塊以及用量很少的香艾酒也可能

能這樣操作的原因,不過我自己調馬丁尼已經算攪很久惹,但我仍是覺得他們怎麼能攪這麼久?

阿不過大師兄的馬丁尼好喝歸好喝,但總覺得差了臨門一腳。

即使方才的曼哈頓就已經認證過大師兄的功力了,可是這馬丁尼就是讓人有種少了什麼的fu啊

P1130800.JPG

在馬丁尼之後,我們其實有點猶豫是否要轉戰上野秀嗣先生的Bar High Five,

那邊開到兩點,當時已經豁出去,打算回飯店時直接坐計程車但是我又很捨不得離開Mori Bar。

雖說我自己點到的兩杯酒都不合我意,可是這裡的氛圍真的令人覺得很自在很舒服,

會讓人一直想待在這邊。於是,我又點了一杯兜賴馬哈登,Dry Manhattan。

P1130799.JPG P1130802.JPG

這杯由二師兄再度幫我調製。香艾酒用的是Noilly Prat Dry,噴附(黃)檸檬皮油

二師兄還多調了一點給自己,和我小喝一下。終於,非常令人滿意的一杯,喝起來溫潤爽口,

酒如其人,很符合二師兄給人的感覺,十分好喝而三師弟調的側車,我則已不打算再動它

這情況大師兄和二師兄也看在眼裡,瞥了好幾回,不過沒說什麼。

P1130804.JPG

後來,來了一桌客人坐在我們後方的Table,他們點了哈瓦那馬丁尼(Havana Martini),

而這杯我身旁的上班族先生也有點。是以哈瓦那七年搭配不甜雪莉酒來調製的

(如果沒看走眼的話應該是醬),而且還會配上一片法芙娜(VALRHONA 70%Guanaja)巧克力,

感覺就很酷於是彥龍追加了一杯。

 

這杯依然由大師兄操刀,我喝到之後立馬想到本局鼠先輩,飛鼠曾經說的,

這就是一種溫暖的味道~但是巧妙的就是在它與巧克力的搭配,配上巧克力後,

兩者的香氣結合成一股獨特的香味,調性有點像是陳年普洱的那種感覺,潮酷der

P1130803.JPG

這時坐我旁邊的先生結帳準備離去,臨走前還再度表示希望我沒事,祝我們旅途順利幸運。

因為他都是自己一個安靜的喝,當中我們也都沒交談,所以這個突如其來的關心,

真是令人又溫暖又驚奇,感覺先前真的不是在客套而已~(日本綜藝節目罐頭驚訝聲)

 

而約莫在我們喝到第二杯時,彥龍旁邊來了一位穿著趴哩趴哩西裝的帥氣女生,

不知道是不是同業,喝完莫斯科騾子後點了馬丁尼,大師兄還另外招待她一小杯,

其他桌所點的西瓜調酒。之後滿足+感謝地離開。快走之前,得知我們是從台灣來的,

也有和我們聊了幾句。在她之後,來了另一位女士開了一瓶氣泡酒,請了吧檯裡的三人

一人一杯。這些情景,我猜都是不大可能在Tender Bar裡會出現的

 

不一會兒,二師兄和我們說,毛利先生正在回店裡的路上。

唉呀真是一個令人喜出望外ㄟ消息,上班族先生的祝福立馬兌現惹,

當下著實有種好在沒先走的港覺~於是我就帶著喜悅der心情前去撒泡快樂的尿

P1130810.JPG

神經撒泡尿有什麼好提~是沒錯,但是這廁所有點炫捏(阿部寬語氣)

一進門馬桶蓋就會打開,全自動感應。而且廁所裡還掛滿各種背書。

除了來自哈瓦那俱樂部、NIKKA、三得利之外,還有來自法國der農業蘭姆酒~Rhum du Père Labat。

P1130806.JPGP1130807.JPGP1130808.JPG
P1130805.JPG
P1130809.JPG

另外也不忘打個廣告類水晶夢幻逸品,毛利隆雄專屬版馬丁尼杯公道價12,000円(不含稅)

P1130811.JPG

後來我們和開氣泡酒的女士一整個聊開,可能因為她是大師兄的人客(?)

所以後來連大師兄都加入了聊天室。聊著聊著阿妹躺著也中槍

他們說她好像在愛情裡扮演比較弱勢的角色,大師兄還拿了一瓶酒出來,上面寫著「A Light」。

對,沒有錯,就是張惠妹那個阿妹,詳細怎樣我已經有點忘記,但大概就是聊到台灣時講到的,

一開始我還沒有馬上意會到是在講這個A-mei...。接著她又說,雖然在酒吧談政治議題不大適合,

但她說在兩岸問題上,日本人是挺台灣der~ 日本人喜歡台灣~然後還推薦我們去吃Fuji Soba,

說台灣也有,很好吃一定要去吃~一整個超有趣。後來查了一下,她說的應該是這家名代富士蕎麥麵。

20150228105005386.jpg

聊著聊著,毛利先生這時回來惹~ 在一陣呷飽未(X)寒暄(O)後,

當然一定要點夢幻der毛利馬丁尼,直接一式兩份。啊啊啊終於親口喝到野生毛利桑所調製的馬丁尼啊

頓時有種皇天不負苦心人,上班族先生再次感謝你的祝福

 

話說馬丁尼真的是很不科學啊!一模一樣的酒、同家店的冰塊,系出同門的手路,

不同人做出來就是不一樣。要說大師兄有調得不好嗎?我想沒有,但是就是少了一個什麼,

相比之下,大師兄的馬丁尼刺激性重了點,出現得早了點,造成香氣比較沒有綿延不絕的fu,

像是磁場受到干擾。情況和昨天Tender有點像。

 

但也有人的馬丁尼喝起來雖然辛辣卻又不影響香味表現,而一百種人大概就有一百種以上的馬丁尼。

再說毛利桑,所謂說酒如其人,人如其酒,毛利桑的馬丁尼就比大師兄多了一股溫柔der港覺,

科學點來說就是兩者調製出來的酒體相仿,但毛利桑的沒有迫不及待竄出的酒精感干擾,

反而像是水紋一般的擴散出他綿延不絕的內力,進而綻開出香氣

P1130820.JPG

後來毛利桑另外還招待了馬丁尼十號(Ten-Martini),這杯和前面提到的嗨波一樣,

也是在吧檯上的桌卡可以看到,是以坦奎利十號調製的Gin & Bitters並噴附皮油後投入裝飾物,

聽他們說這是命名自一隻賽馬,牠就叫作Ten Martini,這邊有牠的網站有點兒酷

 

喝一喝大師兄還慫恿我們和毛利桑合照,說很多人都專程來和毛利桑拍我們怎麼不照一下,

憑合照可以換調酒一杯捏~潮ㄎㄅder(←這是稱讚)。還問說他的馬丁尼和毛利桑有什麼不同

說他也好忌妒師父有人人說讚der馬丁尼,也終於講到那杯被我放著的側車。

問了一下是誰調的,三師弟有點不好意思的表示是他,然後大師兄便拿起來喝,

說這沒錯,毛利酒吧的側車就是長這樣~我說,這...根本就是垃圾話連發啊

P1130822.JPG

不過捏,我的記憶到這就開始出現裂痕...只記得後來我要彥龍跟我回去,表示我們沒喝醉...

但我整個不記得為什麼要這樣子做...當時大概兩點了吧毛利桑和大師兄都已經先走了,

剩下二師兄和三師弟和兩組客人,三師弟人相當好還送我們到門外...

幹還跑回去跟人家講沒喝醉,這根本就是喝蝦才會做的事情啊法Q

麻煩快幫我點一首酒後的心聲,我沒醉我沒醉我沒醉...

隔天看我們跟毛利桑的合照,彥龍說我好像被總統接見,然後我完全不記得昨天喝了多少錢,

也不記得有沒有付錢...只有很勉強的記得,計程車錢是我付的,給了2000円,有找錢。

所以其實從銀座搭計程車到人形町是在可接受範圍的,距離其實也真的不遠,

只是日本計程車的收費大概是台灣的兩倍多一點~另外彥龍說他還有點一杯神風特攻隊(Kamikaze),

用雪樹調der,但我也完全不記得...我還在包包裡發現了上圖的紀念品嬌生高級OK繃一枚...。

SEIKEN3 0097.png 

雖然昨晚瞎的非常有始有終...但在Mori Bar裡,會令人非常享受浸淫在「酒吧」裡的感覺,

而這樣的氛圍,正是將人與人給調在一起的重要關鍵,也是所謂Bartender」和Barman

兩者最大的差異。而這回所訪的兩家店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用不同的方法在敘述,

一個就像是教科書,另一個則像是一本小說。好的教科書可以使人獲得啟發性的思維,

好的小說則令人想要一讀再讀。

 

這又讓我想到《王牌酒保》裡葛原和佐佐倉,兩人所追求的是混然不同的路線。

人稱完美先生的葛原隆一,雖然看似霸道,不喝就拉倒,但這是因為他已經找尋到屬於自己的一百分。

然而,每一個人心中的一百分都不盡相同,所以這是我的一百分,若和你相去甚遠,

那也不需浪費彼此時間。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溫柔呢?

22-1-l.png

因此所謂神之杯其實不是完美無瑕,誰喝誰高潮的一杯,而是屬於每個人心中最適合的一杯。

技術固然重要,但技術是有極限的,人會有失手馬也會有失蹄,即便是在世界公認,

做事最龜毛der日本也一樣。所以,除了追求軟硬體與技術的進步之外,

追求「心」的強大更是重要的事情。這時你所調的,就不只是酒了。

 

Mori Bar

地址: 中央区銀座6-5-12アートマスターズ銀座ビル 10F。

營業時間: 下午6點半至凌晨3點,周六只營業到晚上11點。

公休日日曜(星期天)及祝日(國定假日)。

座位費:1500円。

其他: 不可預約,吸菸可,刷卡可。

 

備註:當然不可能真的沒付錢啦!畢竟我們還跑回去跟人家說沒喝醉...

後來推估的結果,消費金額差不多是接近20000円,若喝是的確喝九杯無誤的話,

扣去座位費,每杯平均大概是1900円,以Mori Bar的水準和用酒的高級度,CP值根本超級高。

 

**銀座站搭乘日比谷線北千住和南栗橋町方向末班車午夜12點11分**

 

218553_507020512644164_1639140870_o

有興趣得知本局第一手消息,請看下方跑馬燈:

米絲阿樂局粉絲頁:可看到本局剛出爐的文章、雞尾酒資訊與相關新聞

醉漢軍團:可看到本局最新商品、調酒知識與經驗交流,想加入的話請洽富陽街羅志祥優~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癮型人的調酒世界

癮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