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比較搭配今天的主題~

P.23-001 小紅袍  

 

第二篇2013.01.10

頁數:P.23

酒名:美國佬(Americano

酒譜:

1 oz (30ml) 肯巴利

1 oz(30ml) 甜香艾酒

蘇打水

將肯巴利與甜香艾酒放入高球杯中,加冰攪拌,再倒入蘇打水,以柳橙角或檸檬皮捲作為裝飾

P.23-002 Americano recipe & history  

 

關於美國佬(Americano

美國佬這杯調酒,之前已經為它寫過兩篇文章,分別是:

美國佬(AMERICANO:介紹美國佬的歷史故事、酒譜與調製建議

天才雷普利(The Talented Mr. Ripley):從電影瞭解美國佬這首歌的歷史背景

這篇就不再贅述美國佬的故事,有興趣的人客請點以上連結~

這本書另外提到的是,美國禁酒令期間肯巴利是以藥品名義進口,而非酒精性飲料,關於這點上面禁酒令的文章有提到當時有許多醉漢拿處方箋到醫院『領藥』跟『治療』,得的是一種不吃藥會死的病

另外,Campari集團真的很威,旗下已經有了一堆經典強酒,近年來晉升為全球前六大酒業集團,這裡萊看看他們的形象廣告:

 

調製心得

美國佬這杯調酒,無論調幾次、喝幾次、如何改良,還是沒辦法讓我喜歡它的味道,又苦又甜的口感,調酒只要用一定量整杯就都是那個味道很難拿捏,讓我一直覺得肯巴利是某些具有特異功能的奇葩才會喝的酒

P.23-003 美國佬(Americano)  

 

現在的我,除了有特異功能的人指定要喝Campari調酒外,我只有三杯酒會用到它,分別是:

琴通寧(Gin Tonic

泡泡(Spumoni

自創調酒-搖尾巴(Wagging

這三杯酒有個共通特性,不是有葡萄柚就是有通寧水,只有苦中帶甜的材料,我才會和Campari搭,即使如此用量也不能多,至於直接加蘇打水、柳橙汁、冰塊等喝法,根本不可能接受

然而,在與各式各樣的調酒人接觸後,發現能喝這瓶酒的神人還真是不少,讓我不禁懷疑他們有義大利血統還是怎樣,我聽過一個最有趣的故事是這樣的:

------------------------------------

有個當年還是入門新手的人客,為了調製Blog介紹的Gin Tonic酒譜買了肯巴利;又為了調製曼哈頓買了CinzanoRosso,買回家後先對Rosso送了一個大幹燈,再對肯巴利送出九蓮寶(幹)燈,喝完還要立刻漱口要不然會崩潰的那種幹

於是這兩瓶放了很久不知道要幹嘛,直到他看到美國佬的酒譜不過第一次調還是送幹燈,只好加大量蘇打水沖淡喝,但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同時消耗兩種材料的酒譜,於是第二杯、第三杯就這樣一直調下去

從一開始調一杯用一罐蘇打水、調兩杯用一罐蘇打水,一直到一罐蘇打水可以調三杯,當Campari即將見底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早已被Campari的味道迷住,我問現在的他怎麼喝Campari,他說:『加冰塊和Rosso就喝了』

『加冰塊和Rosso就喝了』

『加冰塊和Rosso就喝了』

『加冰塊和Rosso就喝了』

神人矣!

------------------------------------

 

好吧,或許我真的無法體會Campari的樂趣,但我相信愛它的人一定不少,至少歪果仁喝這個喝很兇,甚至可說是義大利人的國酒啊我聽過喜歡喝Campari的理由還真是千奇百怪

有些人客跟我說,喝Campari可以提神

有些人客跟我說,喝Campari可以降火氣(因為很苦嗎?)

有些人客跟我說,苦到一定的程度,就不會苦了(這我無法理解)

 

最近我發現了一杯叫做Tabula Rasa的調酒,這是一杯Campari佔總比例高達七分之二的調酒,但我意外的喜歡,它讓我再度燃起用Campari調酒的熱情(酒譜之後另外介紹),也讓我重新思考自己無法接受Campari的原因

它同時具備極苦和極甜兩個元素,這和巧克力那種苦中帶甜甜中帶苦的特性不同,而是甜是甜、苦是苦的分離感

所以,最近我開使用苦精搭配Campari調酒,什麼?Campari已經夠苦了,還加苦精?沒錯,我可以接受苦的酒、也可以接受甜的酒,但這種又苦又甜的酒真是令人中風,最近我用下圖這瓶苦精真諦的巧克力口味搭配Campari(它是苦精真諦系列中最苦的苦精,比Campari還苦),加入一定量,即可完全壓制住Campari的甜味,讓成品苦到一個不行,但我反而比較能接受~

苦精真諦Bitter Truth 巧克力苦精(Xocolatl mole

P.23-004 Bitter Truth 巧克力苦精  

 

另一種不是改變調法,而是改變喝法;因為苦味味覺在舌根接近喉頭,這也是為什麼Campari調酒剛喝進去不會苦,總在入喉才開始感受到強烈苦味~

喝的時候,小心的不讓酒液流經舌頭兩側,從舌尖沿著舌頭中路直接喝進喉嚨,不要讓酒液流竄口中。用這種喝法會先感受到甜味(舌尖),最後感受到苦味,不會讓那種又苦又甜的味道充斥口中,喝杯酒喝到憂鬱症發作

另一種喝法是用舌尖直接抵住杯緣外側,抬高杯子讓酒液從舌頭中心點直接進入喉嚨,這樣就只會感受到苦味,純粹的苦,也比又苦又甜好得多,只是這招不適合在酒吧用,因為舌頭伸長抵住杯壁的畫面,看起來還蠻猥褻的

 

這篇,送給所有和我一樣為Campari所苦的調酒人!

 

推薦指數

材料取得難度:★

大眾化口感:★

建議試調:★★

個人喜好:★

 

下杯預告:阿爾諾(Arnaud

mixology-studio FB粉絲頭像  

 

 

 

----------------------------------------------------------------------------

延伸推薦:米絲阿樂局調酒專賣-精選雞尾酒組合

LS-022《內格羅尼》體驗人生的甘苦

LS-022(未成年請勿飲酒)

 

 

 

癮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