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生涯最令阿榮困擾的,莫過於兵便了

------------------------------------------------------------------------------

    實不相瞞,阿榮入伍前充滿許多焦慮,包括跑步會不會心肌梗塞、三餐會不會都在呷塞、洗澡會不會被月工月工、沒有喝酒會不會精神崩潰、住的地方會不會有蟑螂、不能打手雞會不會膛炸、沒有吃冰吃火鍋會不會暴斃

    入伍一段時間後才發現這些都不算什麼,跑步不能跑可以不跑、呷塞呷久了會習慣的、洗澡時大家早已累到沒力氣月工人、沒有酒喝只是悶了點、鄰兵比蟑螂還髒是怎樣、手雞沒用只是顏色會有點改變而已、不能吃冰吃火鍋放假出來狂補一下就好

 

但有一件事卻困擾著阿榮好久好久,那就是兵便;所謂兵便,就是在當兵時大便

 

(凝視酒杯,畫面又要淡出了

 

    當兵前和退伍不久的友人聊到新訓聊到最後他突然說:『對了,你最好帶幾個人生浣腸進去』我一聽大驚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洗乾(月工)淨等我』嗎?原來當兵月工月工女子是真的!!

C001.jpg 

 

  他說不是,帶浣腸是因為入伍前幾天都會便秘聽完我相當不屑的告訴他,哼哼我這個人排便定點定時定量的程度拿來當履歷表的專長寫都沒問題,不用擔心啦~

他望著遠方點了根菸,緩緩說:『我入伍前也是從不便秘的人啊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C002.jpg 


        入伍當天一早阿榮唱了最後一次菊花抬,非常咕溜讓他以為軍旅生涯也將如此一帆風順,只是阿榮做夢也想不到(竹如加強語氣),等待著他的,竟是血淚交織的黃花月工裂勢
這(停頓一秒),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到了新訓的中坑已經下午,一陣忙亂後很快到了就寢時間時差嚴重的奧少年阿榮幾乎整夜沒睡,隔天早餐後昏昏沉沉一點兒便意都妹有(理論上吃完第一餐30分鐘後便意最濃),我認為應該是昨天沒吃晚餐(太ㄆㄨㄣ直接倒掉了),所以儲量不足吧

第二天沒操什麼課,中餐晚餐只吃主菜、喝點湯其實還過得去,雖然很餓,但那些東西要吞下去對剛入伍的人來說還是需要很大的勇氣…所以第三天,阿榮還是沒有便意…

     不過試著吃的東西變多了,我發現加工程度越少的東西越能吃(換說就是不用烹飪技術的菜色),例如饅頭、水煮蛋或罐頭食物,只要能吃到我就夾很多(打飯班的好處咩)…

    隔天一早是開訓典禮,幾千個人站在太陽下罰站,陸陸續續有人身體不適被抬出去(現在的年輕人真的很奧阿),但我痛苦的不是酷熱與久站,而是早不來、晚不來的便意此時居然來了!

    站在隊伍擁擠的司令台廣場,離最近的廁所至少也要一兩公里,惶恐的感覺就像忘記生理期快來,驚覺時卻發現自己還穿著白衣白褲在跟心儀的對象玩騎馬打仗那樣…

    是的,我知道便意來了…但我實在沒勇氣在長官訓話時舉手大喊我要大便,只好把所有的查克拉聚集在括約肌忍忍忍…典禮結束大家答數踏步走回連上,正所謂『仙人打鼓有時錯,腳步踏差誰人無?』但這時候腳步千萬不能失差錯,因為施力點不對便條一定會滑出來…

C003.jpg 

 

      靠杯的是一走回連上居然就便意全失,而且一整天再也沒出現過…算一算已經第三天了…第四天早上班長問大家:『有沒有人入伍到現在還沒大過便?』沒想到居然有超過一半的人舉手!原來便秘路上你和我,阿榮並不孤單啊~班長似乎經驗老到,只是淡淡的說:『如果明天晚上還是大不出來,來我這裡拿軟便劑…』

    我心想靠別人不如靠自己,靠軟便劑不如靠括約肌(有押韻耶),當天晚上在大家就寢後摸黑走到廁所…(畫面快轉十分鐘)蹲了好久還是沒動靜...我開始集中精神運用全身上下的查克拉糞力一搏…

 

霎那,我感覺到的,除了便條,還有撕裂傷…(朗讀新詩語氣)

 

    而且因為太痛,所以它只出來一小段就不小心被反射動作夾斷了,如果一次全部滑出應該會失血過多吧?只是這樣一夾又便意全失…看著血淚交織換來的那一小段,擦拭時不禁感嘆你不是我的眼嗎怎麼這麼不爭氣?

耗盡查克拉的阿榮只能回床上睡覺,在夢中唱著黃花月工裂勢緬懷諸先裂…好痛捏

C004.jpg 

 

    隔天學驗槍,『驗槍開始、驗槍蹲下』重複幾次後便意就逆襲而來,可惜我錯失良機,熬到下課時已經便意了無痕,放了幾次忍術‧大排氣術還是沒有動靜,我心想再硬催查克拉恐怕又要血流眼了,只好再度放棄…

C005.gif 

 

    晚上班長又問了相同的問題…問完還補了一句:『如果有不要不好意思說,前幾梯有個新兵八九天沒大便,最後大便硬到送醫院才有辦法取出…』碼的國會議員新訓原來也在中坑啊…

      基本上大便積到要送醫取出的羞恥度好像與拿保齡球瓶差不多阿榮正猶豫要不要舉手時,突然想到本店老人客更長(好像是教育班長)說的,想大便只要睡前喝大量的水再去睡覺就可以了…

    於是當天睡前我狂灌1500cc的水,到了半夜蔡琴的歌聲果然悄悄響起,『是誰~在敲打我月工?』我奔到廁所發現這次是來真的,深呼吸一口氣開始迎接懷胎五天的便條…

      第一段又乾又硬相當難受、第二段穠纖合度還算蘇湖,最後一段固、液、氣三位一體一瀉千里,若不是我抓住門把搞不好已經飛起來了…

    我心想如果每幾天就要來一次黃花月工裂勢,一定會被醫師誤會我的軍生活不檢點,還會斲傷我們國軍的形象…所以隔天我開始狂吃鳳梨…中坑可能因為在嘉義鳳梨又多又便宜,幾乎每餐都會有鳳梨…印象中一個月以來大概只出現四五次的的芭樂、一次蘋果(看了好久才知道它是蘋果)還有一次香蕉,其他餐全部都是鳳梨…

 

 

      而且軍中的鳳梨不會像外面幫你削皮去梗,它只有去皮後切片再切塊而已,所以每塊幾乎都有一部分是梗(有梗的不錯了有些上面還有刺勒),也就是纖維。我幾乎是把鳳梨當飯吃,每餐吃下的體積大概都接近一顆吧(打飯班最大咩)…

      隨著部隊生活越來越操,我相當不爭氣的被一些不該塞入口腔的物體侵犯,好吧…老實說,曾有幾碗飯在我非自願的狀況(精神耗弱)下進入體內,我事後感到很後悔,也感覺到自己很髒,希望火鍋之神可以原諒我…

    但就從狂吃鳳梨開始,阿榮終於出運了…不但不會便秘,還可以將血輪眼操控自如,請叫我月工之鍊金術師!!

    鳳梨的效果很驚人,從第六天午餐後就展現威力…彷彿可以感受到鳳梨寶寶拿著掃具在腸道中萬梗奔騰的氣勢,接下來幾天總是在午餐後不久就有感覺,加上生活作息逐漸規律,幾乎每天午休時都能高唱菊花抬…

      現在回想此事,有些話或許能與即將入伍的朋友分享:當兵會便秘並不是因為緊張、也不是因為水土不服,更不可能是因為吃的東西,而是每一次便意來臨時沒有好好把握,所以說…

    『把握每一個便意的當下』,是吾等獻液軍人想正常排便的不二法門

      新訓是一個令人高度緊張的地方,動不動就會聽到『三分鐘後全副武裝集合完畢』,試問,猛然聽到這句話,對一個還有半條沒夾斷,器官還在獻液的獻液軍人來說,有多麼情何以堪?再試問,大庭廣眾之下要怎麼叫一個堂堂的男子漢說出我要大便這種丟死人的話?

    因為天時(可以休息)、地利(乾淨的廁所)與人和(班長同意)的美麗境界不是那麼容易達到,所以英勇的獻液軍人總是忍耐,直到便意一去不復返…這樣是不對也是不健康的!

   所以新訓一定要把握每一個便意的當下(不是便當優)、千萬不要心存僥倖,因為便意是個自視甚高的女孩兒…你煞費苦心約了她好幾次,她不出來就是不出來一旦某天她突然願意賞臉,不管你是上班有公事、朋友辦喜事還是家裡辦喪事都要排除萬難赴約,因為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呀~就不再~     (劉若英語氣)

   便意不來也不要勉強使用查克拉,因為黃花有撕裂傷很容易被誤會你軍生活不檢點,只要耐心等待、用心感受你的眼當下所傳遞的訊息,他會告訴你:感覺(便意)來了…糞力打開血輪眼吧!

相信你的眼,因為他是你的眼…(進前奏)

 

 

 

 

 

P.S. 話說這篇本來是要寫癮型人特調『背影』的故事,沒想到寫著寫著字數就接近三千,離題太遠救不回來只好自成一篇想看阿榮在軍中更慘烈的鳳山兵便事件嗎?千萬不能錯過阿榮在步校的生活

 

敬請期待『背影』~~

全站熱搜

癮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