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紙爆桶灑落一地的白黃,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

鳳山兵便事件(上­ 

    這個故事是延續你是我的眼一文,沒看過上篇的人客可以先點來看看~

   話說阿榮新訓結束的那六天結訓假從第一天晚上到收假每天至少有一餐是火鍋(沒錯也有一天兩餐是火鍋),幾乎是用性命在吃,但已經一個多月沒暴食與狂辣的身體竟在此時悄悄起了變化

      其實第一天晚上吃完天外天S級大辣時已出現警訊,我回家拉到連分辨從前面還是後面出來的知覺都不見了,但蛤天心想時間不多還是硬上,就這樣一直循環直到收假

     回到中坑等撥交的那個晚上,我才知道下部隊前要先去鳳山獸訓而接下來的三個禮拜,將是阿榮入伍以來最黑暗的一段時間我決定將來寫回憶錄時,將它命名為『鳳山兵便事件』

 

(凝視酒杯畫面又要淡出了

    開始前,要先說件大家可能很難想像的事
我很怕一種類型的東西…它很難具體描述,只能說個概念讓大家自行想像接下來這段文字我是起著雞皮疙瘩打完的,為什麼不直接找照片給大家看?因為我光是看到照片都受不了啊…

------------------------------------------------------------------------------

   我會怕雙色馬桶,所謂雙色馬桶就是馬桶墊跟馬桶本體顏色不一樣的馬桶。顏色反差越大的越驚悚;藍墊白體那種我看到會腿軟如果是黑墊白體那種我應該會當場死死昏昏去我也很害怕它們背後那...陰陰暗暗的角落和刷子

    它通常還會搭配一種更恐怖的東西:小磁磚早期那種馬賽克拼貼的浴缸、小紅方塊搭配白色菱形的磁磚、淺藍淺綠的密密麻麻小方磚、雜色不規則形狀的浴室磚(喔喔喔喔喔~幹!我快不行了!)這些只是害怕的『最典型』以它們為主體衍生的東西還有很多,很難詳列

      這些被我歸類在『同集團』的物體曾讓我痛不欲生,小時候我因為怕它們沒辦法住在某些親戚或朋友家,只要一看到全身就會有刺刺麻麻的感覺,如果看久了還會有暈眩感,不要說使用,只要踏進去腳就軟了

      回想我的童年真的很慘烈經常要想辦法逃避可能出現它們的地方如果不得已碰到了,我居然可以選擇不洗澡、甚至是隨地大小便(現在不會了,真的)想像一下一個相當注重清潔和形象的人,為了它們付出了的代價有多大!

    我的父母再怎麼開明,也沒辦法忍受自己的孩子有這麼奇怪的『症頭』,一致認為我是在逃避某些事罷了我知道他們沒辦法接受這種恐懼漸漸轉為地下化,我忍耐、試著更有技巧的來逃避它們直到高中開始生活較為獨立,這樣的神經質焦慮才慢慢降低

      我知道這很難理解,但恐懼症就是這麼不合理別問為什麼,我花了二十幾年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只知道害怕從小到大未曾稍減,唯一慶幸的是,長大後我可以能避就避,並不會影響現在的生活

------------------------------------------------------------------------------

      說到這人客大概已經知道接下來要說的什麼,是的,步校的廁所不但有這些東西,還是集它們於大成的地方!!!

    還記得到步校第一天我馬上就去檢查廁所,不看還好一看差點圓寂鏡子全佈滿水漬和污垢呈現全霧面的狀態、小便斗無法沖水有兩個裡面還裝著數百人不能排的尿液(杰倫語氣)碼的有些還會邊尿邊漏是怎樣?

      味道就更不用說了,廁所門口就是資收區屎、尿、垃圾三味一體加上透風奇差有了它哪還需要毒氣室我想這裡應該可以申請一級古蹟,最早用過它們的人現在不是上將至少也有中將吧?

       
但是最可怕的是排便室!其中有幾間相當詭異打不開,只寫了『故障』貼在門口,僅剩一間蹲式一間座式可用;後者我連開都不敢開我一直認為出門在外會用座式馬桶的都是勇者中的勇者現在我認為敢用軍中座式馬桶的人應該直接頒發國光獎章!

    打開門的那一瞬間,逃兵兩字瞬間閃過我的腦海,e04su3su;6!到底是誰的眼可以長在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部位?為什麼噴的五彩繽紛好不絢麗?衛生紙爆桶灑落一地的白黃,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想屬的心

      不過讓我瀕臨精崩(精神崩潰)的還是最恐怖的磁磚,尤其那密密麻麻的縫隙,正一步步瓦解我僅存的意志力當我走出廁所回到集合場,隊上集合我們正準備開始分配公差勤務班

     我在11班,隨著軍械、器材、內圍、外圍、打飯…這樣一路叫下來,我心想如果叫11班當浴廁班我就要當場把小拇指切掉申請停役當排副叫到第10班當浴廁班時,我感動到差點叩首大喊謝主隆恩

    後來11班分到資收班我一點兒也不在意,因為我用撿回一條命感恩的心在服務弟兄,而且獻液軍人製造垃圾的速度快到嚇屬人,通常還沒餿掉前就會爆桶,垃圾很『新鮮』,整理起來還算輕鬆

只是便還是要大,到底要怎麼辦呢?只能說人的適應力就像大便一樣,無論如何總會找到出路想起在中坑時,我們XY連的廁所臭到靠杯(因為常常停水便條沖不掉),我都會在午休時趁亂潛伏到XZ連的廁所唱菊花抬(Z連的弟兄,對不起

      在步校那段時間,因為流感規定每個人除了吃飯整天都要戴口罩,走在路上根本認不出誰是誰,我就利用大家閒聊或睡覺的休息時間,走一段遠路到神祕的S大樓上廁所,篳路藍縷犧牲睡眠犧牲人際關係只為求一個安心的排便環境,人客你能懂嗎你能懂嗎?

    果然軍中還是有些跟我一樣困擾的人,到了第二天第三天就陸陸續續傳出有人偷上軍官用廁所被臧到,當場被幹到飛起來我在一旁心想我在S大樓上不就要被幹到外太空?有些人還是重複被抓...e04!你們的心情我能懂這句話絕對不是嘴砲!讓我為你歌一曲-夥伴! 

 

 

      便意說來就來但S大樓卻不能說去就去,大部分的時間我還是在忍耐後來中隊開始打靶,到靶場第一天我驚為天廁它是比較新的建築、用的磁磚也是大面積的那種,尤其是一早還沒人用過時,異味和髒汙很少令人動容

      所以每次打靶前不管有沒有便意我都是先蹲再說,哪怕只有一小段都聊勝於無,因為打靶都打一整天,差不多中午過後,屎、尿、餿水又三味一體了(是的我們都在靶場廁所洗餐盤)

      當過兵的人一定都聽過『野戰廁所』這玩意,第一次聽到的我以為它是某種流動廁所,當班長指著一旁的草叢時還以為他在開玩笑,直到大家真的把器官掏出來我才意識到碼的原來野戰廁所真的是隨地大小便!

    隨地便溺可說是阿榮自幼即專精的領域,開什麼玩笑隨便執照(中華民國隨地便溺丙級技術士)可不是拿假的!一得到上級的許可,每次在野外我都盡情揮灑好不愉悅,即使沒有尿還是會把它拿出來等

    這讓我想到可憐的阿球,記得以前比較低級一天只有遛他一次他一開始會ㄜ粗細硬度皆適中的『正常便』,等到快要回家前就會ㄜ一種細長、淺黃、未固化的便,阿圈說因為他一天只有一次機會、一定要想辦法ㄜ完才會拉出這種『神經質便』,果然一天改遛兩次後,就很少出現神經質便了

 幹,反而是我開始ㄜ神經質便了即使到現在,收假當天早上便意都會強襲,到了要出門的那一刻又會達到另一波高潮,天理昭彰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寫到這不得不說說我的鄰兵瓦城哥,有一次和他聊天,他霸氣十足的跟我說他已經第七天沒大便,我好奇的問他是怎麼做到的,他只淡淡的說因為覺得廁所很髒不想上當你怕到一個程度自然而然就會忘了自己還會大便...

    碼的這個真男人一番話令我自嘆弗如,我還太嫩啊太嫩啊不過發現字數又破表了文初提到的身體變化還沒寫到,只好先將此篇定為鳳山兵便事件上集,也就是背影故事的二部曲,敬請期待背影故事完結篇-鳳山兵便事件下集!

 

背影的故事阿榮居然能寫到三部曲衛生清潔少年郎的心事誰人知啊誰人知?

全站熱搜

癮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