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aine-Absynthe-3.jpgabsinthe.jpg3201687512_9317687477.jpg  

這則故事被稱作 Neoclassicism,或簡為Neo,代表的是一種新的復古運動。

您好~我是藏鏡人

 

進入故事之前,首先由下列角色概述,來介紹本篇各角色的性格、背景與關係 :    

 

第一領銜角色, Absinthe  / 苦艾酒強烈的角色個性,第一主角,雖然出場時間不多,但是整個故事的命脈。  

第二領銜角色, Gin / 琴酒戲份最多,乘載整個故事,少了它,故事結構無法建構。  

特別客串, Vermouth /香艾酒雖與主體故事無直接關係,但卻是兩名主角之間平衡的要角。    

第一配角, Frangelico /富蘭吉立哥紅花當需綠葉襯,性格中充滿豐沛的義大利熱情,支撐出故事的鮮明感。  

第二配角, Di Saronno /莎羅娜一樣出身義大利,但較於前者,性格則較為溫潤柔順,平實卻有高度的包覆力,如同在畫布打上的底色。    

第三配角, Grand Manier /柑蔓怡與第二主角互動深厚,性格頗能互補,在故事中也拉提出畫龍點睛的效果。  

道具, Orange Bitter /柑橘關鍵的道具,有亮眼的舞台效果,是一串連全故事的物件。     

 

篇章一、 靈丹與妙藥(Elixir & Bitter)。    

 

相傳在久遠的中國與埃及,一種被稱作苦艾的植物,已被當作藥用,以對抗當時如災厄般的瘧疾,而流傳到熱衷飲酒的古希臘後,大概“有病治病,無病強身“因而出現了浸有苦艾與茴香的葡萄酒(Vermouth的前身)。  

至十八世紀,一位法國醫生,皮耶(Dr. Pierre Ordinaire),以其獨門配方作為萬靈藥(Elixir)使用,其中最主要的三項藥草材料,苦艾、茴香、小茴香,有個十分具有宗教色彩的名稱,被叫作 “聖三一(The Holy Trinity)“。  

後來他旅居瑞士配方傳至亨利厄德氏姊妹(Henriod sisters)手上販賣 (亦有該姊妹在皮耶醫生之前就已有萬靈藥配方的說法),很快的,這有效的靈藥便開始流傳並有了綠色仙子(La Fée Verte)的外號。  

爾後,亨利厄德氏姊妹的兒子與女婿(Henri-Louis Pernod)便開了第一間的苦艾酒蒸餾廠,也就是現在保樂力加(Pernod Ricard)的前身。  

憶起曾被查禁的歷史與種種故事,彷彿穿越過一趟神祕的時空旅程,傳奇的色彩隨著時間越見濃厚,始終話題性不斷的靈藥,到了現代被刻畫成召喚綠仙子的魔鑰,魔夢般的情節伴隨著高度的酒精一幕又一幕的上演,一片的鬱金香在詩人腳邊簇集磨蹭,這神祕的靈藥,謬思女神的象徵也就是『苦艾酒』 。  

在歐洲,品質優良的苦艾酒常以葡萄酒為基底,浸泡由聖三一為主的各種天然草本香料,然後再作蒸餾,成品色澤會因加入的草藥種類不同而有所相異,通常具有偏高的酒精濃度(以蒸餾酒再次蒸餾),

它本身的特性與飲用方式富饒十足的韻味,儀式般的飲用方法,隨著加入的冰水變色的酒液,飲用時,最先感受到的就是濃郁的茴香,中後端會有一種苦艾草芳香,在舌上留下一道苦澀,苦艾酒核心的味道。在這核心周圍,基底酒本身的品質,調入的其他香料草都會左右苦艾酒的風味,而優質的苦艾酒應該是醇香深邃且平衡度高的。

               Fontaine-Absynthe-1.jpg    

(飲用苦艾酒時使用的Fontaine)

 

不僅是苦艾酒,許多酒類的最初用途都是為作成藥,例如苦精、伏特加、琴酒,等都是起源於此,另外還有像DOM這類的修道院祕方藥草再製酒,且不論效用如何,隨著長時間的流傳它們如今已經變成一項項歷史上不可或缺的酒款。

但如果在調酒領域中,也有萬靈藥,那我想非是苦精莫屬了,在相當多的情況,苦精的適當運用,十足能讓一杯酒味道更飽和、更有深度,更融為一體,但切勿抖振過多

“誤用美德也會成為罪惡,而罪惡本身卻可能帶來好的結果“  。

 

 篇章二、遺失的,那個屬於誰的故事(without Story but a Spume)。   

 

故事發生在一個沒有什麼人願意寫故事的年代,城裡的人們都追求速成,成了一縷一縷迷失的靈魂。

這兒原是一個充滿故事的城市,酒則是個有趣的媒介,人們在酒吧交換著彼此的故事,承裝在一只一只的燦爛酒杯之中,再用盛開的花朵點綴,但這真的只是曾經了,大家對這麻煩舉動感到反感,連閱讀以前的故事都相當倦怠,因為這樣,能夠生產出來的故事少之又少,逐漸,城裡的想像力消退了、創造力也減退了,整座城槁枯死灰。像是吸食鴉片一樣,人們很快的享受到愉悅感覺,卻也很快地又感到空虛。    

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城裡開始傳出離奇的失蹤案,據目擊者說「就化作深桃紅色肥皂泡沫似的,消失了!」,這恐怖的消息如同疾病似地在蔓延,警方為此束手無策,偵探們卻都認為這是一起連環的殺人案件,而那些失蹤的人們都曾經到過一家叫做 『Elixir 』的小酒館,如此駭人的事件,暗巷內拾荒的老者,想起了曾經聽聞過的故事,比方說 開膛手、香水:一個謀殺犯的故事、瘋狂理髮師:倫敦首席惡魔剃刀手...等,於是連環殺人事件的說法又被渲染的更加詭譎。    

夜裡,『Elixir 』的綠色招牌仍亮著,生意似乎不受謠傳影響,為此,一名偵探來到酒館調查。 酒館門上有個古典的金色銅製門把,推開深咖啡色的木門,濃厚的雪茄煙混雜著香水味撲鼻而來,吧台在面對著門口的右前方,上面坐有三名客人,一對中年男女和一名青年男子,吧台下的座位也都三兩坐了人。偵探走往吧台,選了最旁邊的座位坐下「Bourbon whiskey,double ,with ice cube」。邊搖晃著剛上桌的威士忌,一邊環顧四周,而映入眼中的景象卻再平常不過,

酒保這時正和吧台另一端的男女聊著所謂的經典故事「相同故事一拍再拍,角色一換再換,是否能夠抓到原著的精髓,卻又能符合時代的演變,這才是翻演舊故事的目的。」 「端看每個人對故事切入的角度,也因此沒有不能演繹某角色的表演者」話說完,手上同時在調製的酒也上了桌,給向吧台上唯一的女士。 「哼!什麼狗屁不通的故事理論,故事不故事的一點也不重要,只是浪費時間!」偵探不屑地說,「歐,聽起來你對故事毫無興趣呀,這位先生。」中間的年輕男子搭腔道,此時偵探似乎已受不了這個間“故事主義“的店,丟下酒錢便忿忿離去。

到了街上仍好像身上沾滿了不潔似的,他的確厭惡這套說法,厭惡這家酒館的模式,突然,驚人的景象出現了!偵探身上開始滴下滑溜的液體,逐漸地,身上冒出細小的粉紅色泡沫,最後全身變成了深色桃紅的一片,飄散,破滅,只留下一地完好的衣物。

數個月後,小酒館的生意越來越好,人們再度交換著他們的故事,還傳聞著一則關於泡沫的故事,而那失蹤人口卻沒什麼人再想起,這一切,都彷彿這城市不曾那樣衰病過。    

 

篇章三、調製 (The Mixture)。    

 

古典雞尾酒的組成包含,烈酒、糖、水 以及 苦精,像是 Old Fashioned 和 Sazerac,都是以這個結構為基礎來混合的,   

IMG_6657.JPG  (圖為Sazerac)

現代雞尾酒的組成則常為,烈酒與酸甜 或是 烈酒、香甜酒與酸甜,為組合基礎,例如常見的Daquiri 和 Magarita,而Neo這杯酒在味道上移去了現代雞尾酒常見的酸味,以一個具複雜度的甜味作為主導,由古典雞尾酒常出現的草藥風味融合較現代口味的堅果和柑橘,目的希望營造出典雅但不古板的口感,

     002.jpg    

材料如下:   

Absinthe  / 苦艾酒(1/2 oz)   

 Gin / 琴酒       ( 1 oz)   

Vermouth /香艾酒  (1/3 oz)     

Frangelico /榛果香甜酒( 1/2 oz)   

Di Saronno /杏仁香甜酒( 2/3 oz)     

Grand Manier /柑蔓怡  ( 1/3 oz)   

Orange Bitter /柑橘苦精( 1 dash)    

將所有材料置入雪克杯,加滿冰塊,搖蕩均勻且充分冷卻後,濾去冰塊,倒入冰鎮後的雞尾酒杯或古典杯中。

                      (取檸檬皮,在噴附皮油、塗抹杯口後投入酒中作為裝飾)

  001.jpg    

附註:  

*迷幻的傳說,主要是來自苦艾草中的側柏酮成份,其神經性的藥理作用,被籲作大麻般的效用使苦艾酒被大肆渲染,但事實上,現代苦艾酒的側柏酮含量被嚴格的控管,並沒有任何的迷幻能力,此外在苦艾酒於歐洲火熱地流行時,也出現了所謂的假酒問題,這些私釀的劣質酒時常含有微量不少的銅、鋅 之類的重金屬成份,或許這也既是法國小說家于斯曼會聲稱飲用苦艾酒像在吸吮金屬鈕扣的原因。

*苦艾酒的乳化效果,原本在高酒精濃度中安定狀態的茴香油性成份,在加入水後往低濃度的部份析出,與不相溶的水產生了混濁的乳化效果。  

*萬靈藥的說法,在現在的眼光看來,當然是有點荒謬的說法,但在科學與醫學尚未發達的時代,許多疾病其實來自相同的原因,例如環境的不潔,但因為無知常被當作災厄,也因為對其束手無   策,因此也衍生許多直接間接的併發症。一但當某種有效藥物被研發後,就出現了一藥治百病的靈丹效果。            

 

 mixology logo  

調酒,如同很多的事物一樣,對於不同的人代表的意義會截然不同,但,對於一名知曉其箇中滋味的的調酒漢來說,它無疑是件能十足彰顯調製者風格特色,並十足發揮創造力的事。

MIXOLOGY STUDIO. April 2011

    全站熱搜

    癮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