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最最無辜的第三者。BP-001.jpg  

 

其實這一篇超簡派,原本應該是放在前篇好人的最後,作為同場加映那一部分;最初的構想,其實就是考量到好人這杯超簡派調酒的酒精濃度太低,是否可以用同樣的主題,可是用較高的酒精濃度來詮釋我所想要表達的那種味道與心情,於是,我決定同時創作另一杯壞人。

BP-002.jpg  

 

原本的想法相當簡單,如果好人是酒精濃度低到會讓職業醉和吐口水的程度,那麼壞人是不是就要讓酒精濃度高到可以一杯放倒職業醉漢呢?又或者,最初的構想上,好人這杯調酒除了詮釋作為一位好人的心情之外,其實在端這杯好人給對方喝的時候,也同時反映了一個身為好人的心意...

BP-003.jpg  

 

是不是懷著灌醉對方的心意,所端出的調酒就可以叫做壞人?

或許,那樣子的感覺很壞;而我一開始,也是抱持著這種心情,來設計這一杯壞人。從伏特加、龍舌蘭跟琴酒用到蘭姆酒,從酒精濃度15%的水蜜桃香甜酒用到75.5%的么五么,當然可以加速酒精吸收的碳酸飲料我也從黑松汽水、可樂一路試到C.C.Lemon等等。

 

結果還沒貼出來也沒放倒任何職業醉漢之前,先放倒了我自己。

 

那些失敗的作品不是過甜過膩,就是基酒的味道過重,導致香氣表現失衡、尾韻過於苦澀;為了記住這些失敗,我要求自己調的得自己負責,但是全部喝掉的結果就是抱馬桶...

BP-004.jpg  

 

抱歉,我無法像志玲姊姊抱馬桶抱得那麼美觀...

BP-005.jpg  

 

雖然催稿妖怪已經等稿子等到快要中風了,要我趕快把稿子吐出來,但是我知道如果端出那些東西,還沒被各位醉漢吐口水吐到死之前,我自己就先發飆了。

在宿醉之餘,我開始重新思考,我該怎麼來定位這杯壞人。

如果只是抱著好人的心意端出的調酒,所以叫做好人,而心懷不軌所端出的調酒就叫做壞人的話,那是不是把作為一個壞人看作是一件太簡單的事情了?或許那是一種由酒精濃度所延伸的想像,但是我告訴自己,好人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酒精含量很低,更重要的是對於味覺的詮釋。

 

那麼只想把壞人的酒譜弄得酒精濃度很高,或許根本就是一種錯誤。

當然端出一杯可以讓職業醉漢滿意的調酒,以酒精濃度的反差作為思考的方向,並非完全錯誤;事實上好人這杯調酒推出之後,也確實收到了不少職業醉漢表示:太淡了!要發飆啦!

一如我在好人那一篇所說,所以酒精濃度選擇那麼低,是來自於我對於好人這個想像與詮釋的堅持;我相當喜歡催稿妖怪所說的那句話,好人不一定是好醉漢;而我也下了個註解,身為職業醉漢其實很難是個好人,因為我們往往愛酒甚於愛人...

BP-006.jpg  

 

醉漢不會是好人,因為一個沒有明天的醉漢,沒有給人幸福的權利。

BP-007.jpg  

 

這部電影相信所有職業醉漢都可以倒背如流了,不知道的代表都沒有收看之前老闆嘔心瀝血、拖稿許久所寫作的影評,罰你回去重看五百遍!

我相當喜歡這張圖所擷取的畫面,無論是從男女主角的表情,到整張圖的構圖都傳達出我所想告訴各位的那種無奈;沒有明天的醉漢,沒有給人幸福的權利。

 

我設計了一個酒譜,或許可以滿足職業醉漢對於酒精的需求。

 

醉人 (Tear of Dionysus)

材料:

伏特加    1.5oz

Grand Manier    0.5oz

X-rated Fusion    0.5oz

柑橘苦精    1

BP-008.jpg  

 

將全部材料搖蕩後,倒入冷卻過的雞尾酒杯(Cocktail Glass)即可。

 

喜歡酸的人客,可以酌量加入檸檬汁,口感上會比較清新。

雖然材料上使用了兩種香甜酒,但是因為除此之外只有伏特加,加上搖盪後冰塊融化的緣故,這杯調酒的甜度並不會太高,反而口感上比較明顯的是,在甜味中浮現伏特加的苦味。

BP-009.jpg  

 

實際上的酒色是淡黃中透出很淡很淡的粉紅。這杯調酒從香氣到口感而言,並沒有很明顯的特色,香氣上以Grand Manier香橙干邑與X-rated Fusion的甜香為主,口感上則是甜中帶苦;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杯的尾韻相當豐富與細緻,喝完之後,口中還瀰漫著一種微酸微苦的甜。

 

材料上全部包含酒精,我想絕對足以醉人;但除了醉人,卻也是個罪人。

 

如同凱吉哥一般,我們無法說清到底我們對於酒的執著是什麼,但是我們需要酒精。隨著櫃子裡、桌子上、衣櫥裡而至於床底下,孩子的數量越來越多,其實所追求的並不是那種純粹喝醉的感覺,更不是想要逆噴射,而僅僅是,我們需要酒精。

BP-010.jpg  

 

村上春樹說,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那麼我想說,如果我們的文字是酒精。

我們用酒精來寄託情感、用酒精來表達情緒,這是在寫作超簡派的過程中,我所抱持的心情。我曾經說過,超簡派不需要繁複的果雕或裝飾,更不需要如瑪格麗特那般複雜淒美的故事,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超簡派的調酒不能夠有故事,而是這個故事不必太過繁複或淒美,而僅僅是一種情緒。

 

這種情緒,或許只有沒有明天的醉漢能懂;但是在這同時,我們已經傷害了太多人。

BP-011.jpg  

 

但是如果你問我,這杯應該就是壞人了吧?

我會說,不,這不是壞人。身為一個醉漢,既不會是好人,其實也不是壞人,而僅僅是個罪人。

那麼壞人應該是什麼樣子呢?又該表達什麼樣的情緒?

還記得在前一篇好人中,那不斷收到的好人卡嗎?其實我玩這個遊戲的的時候,並沒有收到好人卡。

BP-012.jpg  

 

因為我在一開始要選擇幾點傳簡訊約匡匡的時候,直覺選了凌晨三點,然後就Game over...

對不起,那希並不是一個好人。

其實整天把好人掛在嘴上的,往往都不會是好人,例如下面這位壞事做盡,被槍指著頭才反悔說想要當個好人的仁兄。

BP-013.jpg  

 

但是壞人是否都是錯的?也許在他說他想當好人的同時,他真的想當個好人。

許多犯罪學的書籍都顯示,壞人之所以會做壞事,其實往往是來自於對社會主流文化上的不適應,也就是說,被社會主流文化所認定的犯罪行為,許多其實是在反映次文化。

 

回到這一篇的開頭,為什麼說,她只是最最無辜的第三者?

或許在愛情的世界裡,一對一的愛情只是一種主流現象,我們不應該因此否認一對多或是多對一的愛情存在;一對多的愛情世界看似繽紛,但是也無可避免的要面對一種情緒,叫做虧欠,以及後悔。

 

在這裡我要強調的是,所謂一對多的愛情不僅僅是空間上的,更包含了時間上的。

 

這陣子,有一部電影獲得相當熱烈的支持與迴響,叫做「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BP-014.jpg  

 

我不想加入爭辯這部電影到底好還是不好的問題,但卻在網路上看見一個有趣的現象。

很多人看了這部片之後,突然想去找自己的前男友或前女友;又好比某位批踢踢鄉民的說法,原本約前女友到電影院看這部電影,希望女友能因為感動而復合,結果誰知道女友看完了之後,請他載她到一個地方,然後下車,

 

說:「這是我初戀男友的家,謝謝你。」

 

我想在客觀上來說,這部電影確實演繹出了許多人的曾經,並觸動了那分後悔與懷念的情緒。

BP-015.jpg  

 

很多人開始想起了他記憶裡的沈佳宜,並且被那平行時空理論所感動。

BP-016.jpg  

BP-017.jpg  

 

抱歉,我只是想多看幾張陳妍希...

BP-018.jpg  

 

有關於這部電影的各種討論,我想網路上已經多到不能再多了,所以請原諒那希為了想要多放幾張正妹照而特別牽拖到這部電影來。

回到對於壞人的討論,我以為無論是時間或空間上的壞人,其實都背負了比好人還多很多,多了很多,叫做虧欠與後悔的東西。

無論之後到底跟誰在一起,又或者沒有跟誰在一起,但是那曾經與誰所分享、共同的記憶,卻從此烙印在自己的心上。如果我可以試著用調酒來呈現好人的心情,那麼我要用什麼樣的酒譜,來應對壞人所擁有的心情?

 

這個問題讓我想通了很多的事情,其實好人與壞人並不是相對、相反的概念。

 

在好人的印象中所呈現的壞人,不見得是壞人所看見的壞人,所以用低酒精濃度的調酒來詮釋好人的心情,不見得就非得要用高酒精濃度的調酒,來表達壞人的心情。更甚者,雖然好人這杯調酒是用來表達好人的心思,但壞人這杯調酒卻是用來呼應壞人的心情。

 

壞人(Bad Person)

材料:

Grand Manier    2/3oz

Triple Sec    1/3oz

X-rated Fusion    1/3oz

檸檬汁    2/3oz

紅石榴糖漿    5ml

BP-019.jpg  

 

將全部材料加冰搖盪之後,注入冷卻過的雞尾酒杯(Codktail Glass)即可。

 

如照片所示,我的材料其實不是用新鮮檸檬汁,而是用罐裝萊姆汁;其實這杯如果可以用新鮮檸檬汁調製會更好喝,不過以超簡派一貫懶得榨果汁的立場,雖然用罐裝萊姆汁會偏甜不過尚可接受。

BP-020.jpg  

 

正如前面所說,這杯壞人,其實不是為了表達壞人的心情,而是做為呼應。

如果眼尖的人客,應該發現這個酒譜很眼熟;是的,其實這是來自王牌酒保第14集中,佐佐倉為了一位壓力很大、精神緊繃的客人所調製的調酒,名字叫做Groom Chaser

BP-021.jpg  

 

 

其實我在試調了這杯調酒之後,一直相當喜歡他的味道,特別是因為他並沒有加入一般在調酒上所使用的六大基酒,僅僅是由香甜酒加上檸檬汁與糖漿所構成,在味道的呈現上比較舒緩,而少了基酒的強烈調性,而可以讓人感到放鬆。

 

而我只是抽換了其中一小部分的材料,將一半的橙皮酒換成Fusion。看似沒什麼太大的改變,其實對於一杯約90ml上下的短飲型調酒來說,10ml的材料差異不見得不小,特別是如同我在好人這篇所談到的,對我來說,Fusion的功能不是作為主體,而是透過一個主調味道的確立之後,提升整杯調酒的複雜感。

 

而這杯壞人,正是在寄託了希望可以排解對方憂鬱情緒之上,包含了內心那分複雜而細膩的心情。

BP-022.jpg  

 

或許回憶的重量,已經壓得我們快要喘不過氣來,或許在看似無關緊要的外表下,其實包含了我們對於誰所存在的,那每個沉靜的夜裡所割傷內心的虧欠與悔恨。

 

在喝下這一杯酒的同時,都請放下吧。

 

畢竟,我們從小只看到要好人勇敢而已,壞人可是有權利不勇敢的唷。

 

 

 

 

超簡派調酒,我們下次見!

 

 

她只是,最最無辜的第三者。

(圖片-001)

 

其實這一篇超簡派,原本應該是放在前篇好人的最後,作為同場加映那一部分;最初的構想,其實就是考量到好人這杯超簡派調酒的酒精濃度太低,是否可以用同樣的主題,可是用較高的酒精濃度來詮釋我所想要表達的那種味道與心情,於是,我決定同時創作另一杯壞人。

(圖片-002)

 

原本的想法相當簡單,如果好人是酒精濃度低到會讓職業醉和吐口水的程度,那麼壞人是不是就要讓酒精濃度高到可以一杯放倒職業醉漢呢?又或者,最初的構想上,好人這杯調酒除了詮釋作為一位好人的心情之外,其實在端這杯好人給對方喝的時候,也同時反映了一個身為好人的心意...

(圖片-003)

 

是不是懷著灌醉對方的心意,所端出的調酒就可以叫做壞人?

或許,那樣子的感覺很壞;而我一開始,也是抱持著這種心情,來設計這一杯壞人。從伏特加、龍舌蘭跟琴酒用到蘭姆酒,從酒精濃度15%的水蜜桃香甜酒用到75.5%的么五么,當然可以加速酒精吸收的碳酸

飲料我也從黑松汽水、可樂一路試到C.C.Lemon等等。

 

結果還沒貼出來也沒放倒任何職業醉漢之前,先放倒了我自己。

 

那些失敗的作品不是過甜過膩,就是基酒的味道過重,導致香氣表現失衡、尾韻過於苦澀;為了記住這些失敗,我要求自己調的得自己負責,但是全部喝掉的結果就是抱馬桶...

(圖片-004)

 

抱歉,我無法像志玲姊姊抱馬桶抱得那麼美觀...

(圖片-005)

 

雖然催稿妖怪已經等稿子等到快要中風了,要我趕快把稿子吐出來,但是我知道如果端出那些東西,還沒被各位醉漢吐口水吐到死之前,我自己就先發飆了。

在宿醉之餘,我開始重新思考,我該怎麼來定位這杯壞人。

如果只是抱著好人的心意端出的調酒,所以叫做好人,而心懷不軌所端出的調酒就叫做壞人的話,那是不是把作為一個壞人看作是一件太簡單的事情了?或許那是一種由酒精濃度所延伸的想像,但是我告訴自己,好人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酒精含量很低,更重要的是對於味覺的詮釋。

 

那麼只想把壞人的酒譜弄得酒精濃度很高,或許根本就是一種錯誤。

當然端出一杯可以讓職業醉漢滿意的調酒,以酒精濃度的反差作為思考的方向,並非完全錯誤;事實上好人這杯調酒推出之後,也確實收到了不少職業醉漢表示:太淡了!要發飆啦!

一如我在好人那一篇所說,所以酒精濃度選擇那麼低,是來自於我對於好人這個想像與詮釋的堅持;我相當喜歡催稿妖怪所說的那句話,好人不一定是好醉漢;而我也下了個註解,身為職業醉漢其實很難是個好人,因為我們往往愛酒甚於愛人...

(圖片-006)

 

醉漢不會是好人,因為一個沒有明天的醉漢,沒有給人幸福的權利。

(圖片-007)

 

這部電影相信所有職業醉漢都可以倒背如流了,不知道的代表都沒有收看之前老闆嘔心瀝血、拖稿許久所寫作的影評,罰你回去重看五百遍!

我相當喜歡這張圖所擷取的畫面,無論是從男女主角的表情,到整張圖的構圖都傳達出我所想告訴各位的那種無奈;沒有明天的醉漢,沒有給人幸福的權利。

 

我設計了一個酒譜,或許可以滿足職業醉漢對於酒精的需求。

 

醉人 (Tear of Dionysus)

材料:

伏特加    1.5oz

Grand Manier    0.5oz

X-rated Fusion    0.5oz

柑橘苦精    1

(圖片-008)

 

將全部材料搖蕩後,倒入冷卻過的雞尾酒杯(Cocktail Glass)即可。

 

喜歡酸的人客,可以酌量加入檸檬汁,口感上會比較清新。

雖然材料上使用了兩種香甜酒,但是因為除此之外只有伏特加,加上搖盪後冰塊融化的緣故,這杯調酒的甜度並不會太高,反而口感上比較明顯的是,在甜味中浮現伏特加的苦味。

(圖片-009)

 

實際上的酒色是淡黃中透出很淡很淡的粉紅。這杯調酒從香氣到口感而言,並沒有很明顯的特色,香氣上以Grand Manier香橙干邑與X-rated Fusion的甜香為主,口感上則是甜中帶苦;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杯的尾韻相當豐富與細緻,喝完之後,口中還瀰漫著一種微酸微苦的甜。

 

材料上全部包含酒精,我想絕對足以醉人;但除了醉人,卻也是個罪人。

 

如同凱吉哥一般,我們無法說清到底我們對於酒的執著是什麼,但是我們需要酒精。隨著櫃子裡、桌子上、衣櫥裡而至於床底下,孩子的數量越來越多,其實所追求的並不是那種純粹喝醉的感覺,更不是想要逆噴射,而僅僅是,我們需要酒精。

(圖片-010)

 

村上春樹說,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那麼我想說,如果我們的文字是酒精。

我們用酒精來寄託情感、用酒精來表達情緒,這是在寫作超簡派的過程中,我所抱持的心情。我曾經說過,超簡派不需要繁複的果雕或裝飾,更不需要如瑪格麗特那般複雜淒美的故事,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超簡派的調酒不能夠有故事,而是這個故事不必太過繁複或淒美,而僅僅是一種情緒。

 

這種情緒,或許只有沒有明天的醉漢能懂;但是在這同時,我們已經傷害了太多人。

(圖片-010)

 

但是如果你問我,這杯應該就是壞人了吧?

我會說,不,這不是壞人。身為一個醉漢,既不會是好人,其實也不是壞人,而僅僅是個罪人。

那麼壞人應該是什麼樣子呢?又該表達什麼樣的情緒?

還記得在前一篇好人中,那不斷收到的好人卡嗎?其實我玩這個遊戲的的時候,並沒有收到好人卡。

(圖片-011)

 

因為我在一開始要選擇幾點傳簡訊約匡匡的時候,直覺選了凌晨三點,然後就Game over...

對不起,那希並不是一個好人。

其實整天把好人掛在嘴上的,往往都不會是好人,例如下面這位壞事做盡,被槍指著頭才反悔說想要當個好人的仁兄。

(圖片-012)

 

但是壞人是否都是錯的?也許在他說他想當好人的同時,他真的想當個好人。

許多犯罪學的書籍都顯示,壞人之所以會做壞事,其實往往是來自於對社會主流文化上的不適應,也就是說,被社會主流文化所認定的犯罪行為,許多其實是在反映次文化。

 

回到這一篇的開頭,為什麼說,她只是最最無辜的第三者?

或許在愛情的世界裡,一對一的愛情只是一種主流現象,我們不應該因此否認一對多或是多對一的愛情存在;一對多的愛情世界看似繽紛,但是也無可避免的要面對一種情緒,叫做虧欠,以及後悔。

 

在這裡我要強調的是,所謂一對多的愛情不僅僅是空間上的,更包含了時間上的。

 

這陣子,有一部電影獲得相當熱烈的支持與迴響,叫做「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圖片-014)

 

我不想加入爭辯這部電影到底好還是不好的問題,但卻在網路上看見一個有趣的現象。

很多人看了這部片之後,突然想去找自己的前男友或前女友;又好比某位批踢踢鄉民的說法,原本約前女友到電影院看這部電影,希望女友能因為感動而復合,結果誰知道女友看完了之後,請他載她到一個地方,然後下車,

 

說:「這是我初戀男友的家,謝謝你。」

 

我想在客觀上來說,這部電影確實演繹出了許多人的曾經,並觸動了那分後悔與懷念的情緒。

(圖片-015)

 

很多人開始想起了他記憶裡的沈佳宜,並且被那平行時空理論所感動。

(圖片-016)

(圖片-017)

 

抱歉,我只是想多看幾張陳妍希...

(圖片-018)

 

有關於這部電影的各種討論,我想網路上已經多到不能再多了,所以請原諒那希為了想要多放幾張正妹照而特別牽拖到這部電影來。

回到對於壞人的討論,我以為無論是時間或空間上的壞人,其實都背負了比好人還多很多,多了很多,叫做虧欠與後悔的東西。

無論之後到底跟誰在一起,又或者沒有跟誰在一起,但是那曾經與誰所分享、共同的記憶,卻從此烙印在自己的心上。如果我可以試著用調酒來呈現好人的心情,那麼我要用什麼樣的酒譜,來應對壞人所擁有的心情?

 

這個問題讓我想通了很多的事情,其實好人與壞人並不是相對、相反的概念。

 

在好人的印象中所呈現的壞人,不見得是壞人所看見的壞人,所以用低酒精濃度的調酒來詮釋好人的心情,不見得就非得要用高酒精濃度的調酒,來表達壞人的心情。更甚者,雖然好人這杯調酒是用來表達好人的心思,但壞人這杯調酒卻是用來呼應壞人的心情。

 

壞人(Bad Person)

材料:

Grand Manier    2/3oz

Triple Sec    1/3oz

X-rated Fusion    1/3oz

檸檬汁    2/3oz

紅石榴糖漿    5ml

(圖片-019)

 

將全部材料加冰搖盪之後,注入冷卻過的雞尾酒杯(Codktail Glass)即可。

 

如照片所示,我的材料其實不是用新鮮檸檬汁,而是用罐裝萊姆汁;其實這杯如果可以用新鮮檸檬汁調製會更好喝,不過以超簡派一貫懶得榨果汁的立場,雖然用罐裝萊姆汁會偏甜不過尚可接受。

(圖片-020)

 

正如前面所說,這杯壞人,其實不是為了表達壞人的心情,而是做為呼應。

如果眼尖的人客,應該發現這個酒譜很眼熟;是的,其實這是來自王牌酒保第14集中,佐佐倉為了一位壓力很大、精神緊繃的客人所調製的調酒,名字叫做Groom Chaser

(圖片-021)

 

 

其實我在試調了這杯調酒之後,一直相當喜歡他的味道,特別是因為他並沒有加入一般在調酒上所使用的六大基酒,僅僅是由香甜酒加上檸檬汁與糖漿所構成,在味道的呈現上比較舒緩,而少了基酒的強烈調性,而可以讓人感到放鬆。

 

而我只是抽換了其中一小部分的材料,將一半的橙皮酒換成Fusion。看似沒什麼太大的改變,其實對於一杯約90ml上下的短飲型調酒來說,10ml的材料差異不見得不小,特別是如同我在好人這篇所談到的,對我來說,Fusion的功能不是作為主體,而是透過一個主調味道的確立之後,提升整杯調酒的複雜感。

 

而這杯壞人,正是在寄託了希望可以排解對方憂鬱情緒之上,包含了內心那分複雜而細膩的心情。

(圖片-022)

 

或許回憶的重量,已經壓得我們快要喘不過氣來,或許在看似無關緊要的外表下,其實包含了我們對於誰所存在的,那每個沉靜的夜裡所割傷內心的虧欠與悔恨。

 

在喝下這一杯酒的同時,都請放下吧。

 

畢竟,我們從小只看到要好人勇敢而已,壞人可是有權利不勇敢的唷。

 

 

 

 

超簡派調酒,我們下次見!

 

 

全站熱搜

癮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