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將與P.67頁的Hemingway Daiquiri為系列發文,屆時請相互參照。
cuba-bodequitas-hemingway-sign

黛綺莉就是戴克瑞~戴克瑞其實是黛綺莉(變男變女變變變!?)

藏鏡人亂入篇

頁數:P.54
酒名:黛綺莉(Daiquiri)

酒譜:
2 oz    (60ml) *白色蘭姆酒
0.5 oz  (15ml) 鮮榨萊姆汁
0.75 oz (22ml) 優質自製糖漿(糖水比3:2)

加冰搖盪後,過濾至雞尾酒杯中,並以萊姆切片作為裝飾。

 

書上提及,據信,黛綺莉被創作早於19世紀。而關於黛綺莉的故事比比皆是,

但不外乎就是誰誰誰在哪時創作了這杯飲料,最有可能的起源,

可能只是糖廠的工人或其他勞工朋友就地取材所調成的飲品,

使用了加勒比海的蘭姆酒與當地新鮮的柑橘果汁。
269236_466788633394946_1828532794_n  

註1*
這邊light譯成白色其實是有一點兒不完善,因為所謂"light"係指相對於"dark",也就是

例如3年和7年的蘭姆酒相較之下,3年就是light,所以其實基本上你可以盡情選擇

你喜好的蘭姆酒品牌與年份,但是個人認為黛綺利是一杯相當突顯蘭姆酒原味的雞尾酒,

個人推薦還是先嘗試以白色的蘭姆酒來調製。

更多蘭姆酒的分類詳見此篇
香料蘭姆酒:從蘭姆酒的分類談起

註2*
Daiquiri我們常稱作或譯作黛克瑞,但這其實是偏向英文發音,用西班牙文來發音則近似
黛綺莉,q發/k/的音,r則為彈舌音。


關於黛綺莉(Daiquiri):

ver.1 The mine called Daiquiri

676px-USS_Olympia_art_NH_91881-KN
在鄰近 聖地亞哥德古巴 (Santiago de Cuba,意為古巴之聖地牙哥) 處有一灣海灘,名為"黛綺莉",

而這附近有一處同名礦區,這杯充沛著古巴熱情的調酒就誕生在此地。正如上篇,

古巴此時正逢美西戰爭(又稱西美戰爭;Spanish–American War)時期,

古巴人民為反抗西班牙統治發生戰事,在西班牙軍隊的鎮壓下更波及了美國僑民,

1898年2月15日,美國軍艦緬因號(USS Maine ACR-1)在古巴哈瓦那港爆炸沉沒,

激起美國報刊輿論的強力撻伐,加上美方早已覬覦加勒比海地區的西屬殖民地,因此發動戰事。

在這種民生焦頭爛額國情也焦頭爛額的時代,民人(軍方用語亦則稱作-死老百姓)們

怎能不找點樂子,於是來自美國的一名採礦頭頭,詹寧斯考克斯(Jennings Cox),

這位多才多藝又會採礦又會調酒的老兄創作了一杯,

在當時令人們的爽度飆高的"思樂冰" --- 正是現在的名聞遐邇"黛綺莉"。

jennings-cox 詹寧斯考克斯(Jennings Cox)

某日,帕柳西(Pagliuchi)前來探訪考克斯,因為他想要開發一處已經廢棄的礦區---科柏

(area of Cobre,near Santiago de Cuba),於是帕柳西專程前來靠杯他,

在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帕柳西表示想要喝一杯,但考克斯的小吧台僅剩下蘭姆酒、糖和萊姆,

於是他就將這些材料混合並加冰搖盪(是不是有一種密室殺人事件的序曲fu?),

沒想到帕柳西一喝驚為天人"這玩意兒也太好喝了吧!叫做什麼名子?"

"考克斯回答"只不過是蘭姆酸酒(Rum Sour)",

帕柳西卻表示"太好喝了,蘭姆酸酒這樣的名稱根本不足以讚賞這樣的美味,

我想我們就叫她 --- 黛綺莉!"

你可還記得在那夏日炎炎的日子裡,無視著店員白眼的一杯杯裝了滿到不能再滿的思樂冰,

用此來形容黛綺莉或許再適合也不過,當時黛綺莉被盛裝在高杯中並且裝了滿滿的碎冰,

酸甜的口感搭配透心涼的爽快,很快的黛綺莉就廣受歡迎,使得當地蘭姆酒供應量一路飆高。
d120362  

直至1909年海軍上將盧修思(Lucius W. Johnson)將黛綺利引進華盛頓特區裡的

陸軍暨海軍俱樂部後,這股加勒比海的熱情就在美國本土開始飄揚,

之後美國總統羅斯福的睦鄰政策(The Good Neighbor Policy

a.k.a'The Pan-American program')使得拉丁美洲風潮蔚為一股時尚

更使黛綺莉成為世界知名的經典雞尾酒。
COX 

關於"Cox"還有這樣一個配方

ver.2 General William Rufus Shafter

1898年一支由沙夫特將軍(General Shafter)所指揮的部隊正要投入美西戰爭的戰局,

於是他們在黛綺莉海灘登陸,此時美、 西、古巴三方,一波波的戰事早已是不可開交,

據記載聖地亞哥市當時就是投降於沙夫特將軍,但是歷史對於沙夫特將軍的戰略評價

並不是很好,此外一些關於他雄厚的人魚線(儒艮)軼聞更是豐富,沙夫特將軍約有300磅,

猶如饕餮附身的他,在當地很快地就掌握當地的美食佳釀,尤其是一種以蘭姆酒、糖和檸檬汁

混合的酒精飲品,他更是讚不絕口

"Only one ingredient is missing: ice."沙夫特將軍這麼說道。


ver.3 Natural Daiquiri

前面兩則故事都有可能同時存在,但真正要追本溯源,可能還是來自於

--- 坎嗆恰辣"Canchanchara"。

Canchanchara是源自於古巴的一種調酒,材料包含aguardiente、蜂蜜、水以及檸檬汁,

其中aguardiente(西班牙文發音近似"阿瓜甸得/ㄉㄟˇ/")

如同brandy是許多不同原料烈酒的泛稱,亦為複合詞"agua"即水,"ardiente"西語為燃燒之意

原料可以是水果、穀物、根莖作物,在歐美及其殖民屬地都可見此名詞,

在古巴當地指的即是一種以蔗糖為原料去釀造蒸餾的酒精飲品(可視為一種較粗製的蘭姆酒)。

Ingredientes
    2 onzas de aguardiente              兩盎司aguardiente
    2 cucharadas de miel                 兩湯匙蜂蜜
    1 cucharadita de jugo de limon    一茶匙檸檬汁
    hielo                                          冰塊
Instrucciones
    Mezcle bien en un vaso la miel y el jugo de limon
    Anada el aguardiente y el hielo                           混合所有材料並攪拌
    Revuelva


而"坎嗆恰辣"在戰時被拿來做為止痛劑,調配比例為混合三分之二的蘭姆酒與三分之一的檸檬汁,

古巴反抗軍對抗西班牙征服者時,直接是配附在馬鞍上,

從那時開始"Canchanchara"一直都是追求自由獨立的古巴人民名詞。



註3*
brandy,全稱為brandywine,源自荷語"brandewijn"即燃燒的水。


其他關於Daiquiri可參照本部落格此篇
柚木黛克瑞


調製心得:

黛綺莉這杯調酒載有滿滿的古巴熱情,友善又自然,材料準備非常容易,僅只需要蘭姆酒與萊姆和糖而已(八個字就交代完),所以調製的重點即會落在選酒以及酸甜比例的拿捏。但酸甜的喜好其實因人而異,但若你對酸或甜不是極度偏執,我強力推薦試試本書的比例,調製出來的口味十分漂亮。

P1020224   
一、蘭姆酒部分

黛綺莉是能充分展現蘭姆酒特色的一杯調酒,一杯調製得宜的黛綺莉應該是芳香可口的,而如同文前所提及我會推薦以白色蘭姆酒作為調製時的首選來展演基酒原始的特色,在本次的試調挑選了幾支在台灣能見度較高的品牌來做調製,其中包含瑪杜莎蘭姆酒(Matusalem Dominican Rum Platino)、哈瓦那俱樂部(Havana Club Blanco)、百家德特級白(Bacardi Superior)以及薩凱帕蘭姆酒(Ron Zacapa 15)。

首先是瑪杜莎(Matusalem Rum Platino),這也是本次試調最令大家驚艷的品牌。在調製前我其實十分不看好瑪杜莎,這並不是因為瑪杜莎有什麼問題或是喝起來怎麼奇怪,使用過瑪杜莎的人客們也都知道她是一個c/p值頗高的品牌,但白瑪杜莎有一個明顯的乳香特色,厚重的奶油香使她用於調製黛綺莉便的十分不對調。但這次一調發現酒廠竟然改版了,原本的乳脂味不見了!散發的則是濃郁的蔗糖香氣,調成黛綺莉後,入口的芳香綿延不絕,與萊姆汁清新的酸味搭配得天衣無縫,獲得在場試飲員的一致讚賞,並且更勝原本以哈瓦那俱樂部調製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哈瓦那俱樂部(Havana Club Blanco)是我原先最推崇來調製黛綺莉的品牌,她除了純正的古巴血統與濃郁純粹的蔗糖香氣外,更帶有一絲豪邁的氣息,個性強烈而陽剛,好比是一位壯碩的男性,一身精實的肌肉,身上的李秉憲(線)呼之欲出,完全將古巴的豪情渲染開來,但個性強烈的世物往往是"愛者不釋手;恨者憎入骨",我就曾經用調過哈瓦那俱樂部窖藏七年配上新鮮蘋果來調製黛綺莉,蘋果香氣很能將哈瓦那七年的基酒特色烘托出來,但這強烈特色就曾獲得"耳鼻喉科"的封號...所以大家請斟酌;相對於哈瓦納的野性豪邁,以瑪杜莎白調製就好比是一位經過梳理的男士,合宜的西裝與古龍水修飾了原本過強的性格與可能令人感到壓力的壯碩身形,使得一般人更能接受且魅力更甚。
P1020230


至於百家德(Bacardi Superior),說實話我始終覺得百家德特級白...蘭姆酒有一絲雜味,像是砂糖裡的雜質,不夠純粹,酒體也較前兩者淡薄,純調不推。
P1020233
薩凱帕蘭姆酒是經索雷拉系統陳放的最佳代表,產品所標示年份則是最高調允年份,這次我使用薩凱帕15來調製,由於薩凱帕是以一番榨高級甘蔗汁來發酵並釀製,有別於傳統蘭姆酒的糖蜜發酵(Molasses Fermentation)因此味道更加純淨。
P1020262
      
二、新鮮柑橘部分
推薦使用"萊姆"而非"檸檬",萊姆汁的香氣和檸檬汁有著微妙的差異,萊姆汁清新銳利的酸味和香氣我認為非常能夠襯出蘭姆酒的本質性,形成反差式的烘托。相較之下檸檬汁較為溫潤平實,我認為較適合用於經陳年存放的烈酒,如威士忌、白蘭地,較為同調;此外,琴酒的調性我也認為較適用於檸檬,調性互補。

關於萊姆與檸檬之分辨,請參照此篇文章中段


三、關於糖
糖的種類繁多,有的調酒師更會特選某些類型的糖來符合他調製的需求如,Tiki's風格常用到的德梅拉拉糖(Demerara),但在此我們並沒有要討論糖的種類,而是針對使用砂糖與糖漿來做分述,如同前面不斷提到的,黛綺莉的材料只有簡單而已,因此一點點的變因就會影響口味,其中糖是引出蘭姆酒特色的重要關鍵,它是同質的引子,而萊姆汁則是異性襯子(學術論文語氣),在傳統黛綺莉酒譜上你常可以看到,上面所標示的並不是糖漿而是砂糖,而這其中的差異就是水,因為糖漿的比例不同所造成調製的口感也不相同,甜度當然也不同,所以砂糖來標示記酒譜可以將水比例的誤差去除,得到的是純粹濃郁的黛綺莉,但此項也可以因基酒品牌而作調整,像是瑪杜莎與哈瓦那本身已夠濃郁,在糖漿的使用上就反而恰恰好,而稍嫌淡薄的百家德我則推薦使用砂糖來做調製。附帶一提的是,酒譜上常見"Superfine Sugar"指的是"超細"的砂糖而非"超好"砂糖,各位追求極致一杯的人客,在準備糖時不妨先用果汁機打細(請先確認果汁機是乾的)再使用,這樣不僅好搖易溶,製作糖口杯時也較為美觀。

五、裝飾
黛綺莉的裝飾物常見的有萊姆薄片或皮捲也有以糖漬櫻桃作為裝飾的,基本上各式水果都滿合宜,由其是調製各種水果口味的霜凍黛綺莉時。
P1020261P1020254


推薦指數

材料取得難度:★      (材料垂手可得,好容易不調嗎?)

大眾化口感:★★★★

建議試調:★★★★    (又經典又好喝)

個人喜好:★★★★

 

下杯預告:自由古巴(Cuba Libre)-下

218553_507020512644164_1639140870_o  

癮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